当前位置:镇魂小说网>玄幻奇幻>狼人鄰居> 狼人鄰居

狼人鄰居

我不情地到居的前,按下。

才洗澡的候,一不小心,用替的奶罩弄跌在地上。然我第一把它拾起,可是因洗完澡,所以地水,奶罩都弄了,法穿上。我想起窗外衣服的架子上有一奶罩,是前天始的,在已乾了吧。好死不死,今天整天大,那奶罩可能不,果吹到居的架子上了。

我的大窗口互相著,最初我是意中看到居屋子的男人,他看只有二十,子也不,所以後每我著聊的候,我都在窗前子後偷看那屋子的情。看了天之後,我便他不是好人。

我的窗口,可以看到他大的面和面的沙,有一次,我看到面上出的,竟然是色情光碟的……得清光的肉在一起。

更令人心的是,他光著下身,坐在沙上,一看光碟,一把那搓玩。然是童不宜的情景,不我正值男人和性感到好奇的青春期,所以我深深地被吸引著。

常在我家下的商店售色情光碟,令我一直西感到好奇,但又不敢去,在可以免看到,不妙哉?

但我很快便感到失望了,因距,我看不清面的容,然是看一人趴在另一人身上不停的把身著,但我分不清哪是男人、哪是女人。

我看了一便感到索然味,便注意力移到男人的自行上。

然只有十五,可是我早已育了,而且已有了好月的自慰,我忘了第一次是什候和如何做的,只得最初只是把半截尾指放私,地做著出出的作,直至到高潮止。後稍稍了男性的生理後,便始有此疑

男人有小穴,反而有枝像棒棒糖般的性器官,那用屁股也想像得到,一凹一凸,男人在跟女人做,必然是把那西放女人的那地方去,可是,他是如何自慰的呢?

那一次於看到了……原是把那握在手掌,然後不停的前後套弄,看跟我出出的自慰方法有曲同工之妙。

我先是看得出神,了好一才留意到他那的尺寸男人然身材高大健,手掌看也很大,可是仍法把那完成握住那前大有一寸跑了出。

他弄了一後,那不射出白色的液,液地射出,有些射到他前面的面上,但更大部份落在地上。

我得好,不敢再看下去。但午夜,我都不自的想起男人、想起他的那,而自慰的候,更加幻想他的西插我的……

然後我更上了偷的陋每星期有好晚,他都大模斯地在大的沙上自,每次我看完之後,在睡前都忍不住要自慰一下,否便法入睡。

然偷看次,可是除了他的貌、他的身材和他的自作外,我他在是全,我不知道他姓甚名、不知道他做什工作……

我不想跟他面面的接,所以也疑了好一,是否要去把奶罩取回。最後我是定去走一趟,因我想到像我正在育的少女,如果不戴奶罩固定乳房的位置,搞不好了一晚之後,乳房便形,到恐怕可救了。

也因我是正在育的少女,包括袋也育,所以我想到孤男寡女共一室是多危的事情,尤其是我只是一弱小的女孩,而方是一的大男人……

我按了下,都有反,我正要身去,大打了。

『你……小妹妹,有什事?』

『打你真不好意思,我住在你隔,我……我有件衣物才吹到你那的衣服的架子上……不知是否可以我取回……』

『喔,那你先再吧……』他客的打大我去。

我下拖鞋入屋後,他我

『我才把衣服收回,仔看,便把它塞睡房的抽,你等我一下,我去看看。』

『那真麻你了。』

口是,我心想身的衣物男人摸,真不知要不要再戴在身上。

他入房後,我站在大等候。屋地的是瓷,我赤踏在上面,得又冰又冷,我身不自在。不是冰冷的感,我得右底下,好像滑滑的。我悄悄的把右移,然後低一看,只才我踩著的地方,竟然有一薄薄的水。

但那不是水那,才把底著地移,我已感到那液粘粘的,在嗅到的腥臭味,有像男人射出的西的味……

一心的感上胸口,我差想身跑回家去把洗乾。

但想到反而做成尬,我最後是忍受下,反正都踩正著了,早一去洗跟一去洗,分都不大。

了一,他拿著我的胸走出。他到我的面前,我正想跟他的候,他盯著我的胸前。他的淫邪目光,我知道一定不有好事,我底一看,果然,我穿著的白色T恤,在乳房的尖端部位有小凸了出。

T恤下面有任何衣物,的T恤,著我的走作而,粒乳蒂T恤著,怪才我一直感到身不自在,但我竟然麻大意,粒乳蒂刺激得勃了起也不知道,要好色之徒用眼睛大肆非。

『你……』我得面,用手遮掩著胸前。

『嘻嘻……小妹妹你不要,然你胸是你的,可是我怎知道你有有我?所以最少我也得看看你的尺寸是否跟胸配合,不看了好一我都能定……不如你揭起你的T恤,我看得清楚……』

什!揭起我的T恤?我的T恤下面有穿任何衣物,把T恤揭起,不就他看到我赤裸的乳房了?就算我穿了胸,也不了取回一胸而做吧,男人真是神有耶。

我鼻子哼了一,跟他

『不便算了。』

便想身去,他死不休

『你不我看,那你一定是冒人家的西,所以作心吧。』

他我冒人家的胸?真是理取。然是在人家的屋,我是忍不住把他大

『死色狼!你再著我,我便要呼喊了!』

怎知他毫色,反而嘻皮笑的道

『我看是你女色狼著我才真耶,常偷看我打,找籍口找上……』

什……他的意思……是他早知道我在偷看他……

『你看了我的肉棒那多次,在我要看看你的奶子也不算份吧。』

他一,一向我步步迫。我迫到角,於退可退。我大地唬他

『你再行,我便真的要大呼喊了!』

他看到我真的度,有疑,然後笑著

『小妹妹,不要那神嘛,只不跟你玩笑了,要你毛也出的小女孩有趣?你我是的童僻……』

他一,一把胸我,我才了一口。

幸好把他倒了,要是他真的再行,我在把握有勇去大呼喊,要是把事情大,左右知道我偷看男人自,那我以後有面目去人?而我父母甚至可能把我打死呢。

不知是我份是什的,然他度下,但我得他嘴角一直泛著一妖的笑意,我打心底毛,所以我仍保持著警惕,生怕他暗藏著什、又怕他改主意。

我把胸拿到手的候,得胸了一,而且又粘又滑,我先是怔了一怔,再了一下子便想到那是男人的精液。我感到既尬又,面上也得。

他看到我的表情和反,嘴角的笑意更,我有被愚弄的感。果然包藏著心,怪忽然那,肯把胸我。

『嘻嘻……真的不好意思,才我用了你的胸打……一不留神便把西射到胸上面去……』

我差便昏了去,男人比我想像中要,然他他自己有童僻,我肯定他是物狂。胸他摸,我早就想把它垃圾桶去,所以胸弄了都算了,可是在我的手也沾上了男人的毒液,真的倒楣透了。我得把胸向他,然後身便想去。

我是很想把他大一,可是像他不知廉的人,怎也用,不如早秒走人,的地方,我是多一秒也不逗留,更不想多人一秒。

怎知我才一身,他就後偷。我冷不防他有此一著,被他易後抱住。

我反也不慢,感到自己身陷境,立即就想叫喊,但他作更快,在我未叫出前便已把我的T恤下翻起,用T恤把我的著。

『救命啊°°』

音不出去,我只到自己低沈的叫。然上身一意,但我已空暇去保裸露的乳房,此刻最重要的是要色狼的,除了叫喊之,手也作出反抗。我一手伸到後面,想把他推,另一手想把T恤拉下,但有成功。

我手迅速被制服,手腕牢牢抓住,不得,最後行反扣到身後捆起。然後我被腰抱起,我什也看不到,但很快便知道他要把我睡房,因我被他後倒在的床上。

我的裙被揭起,我避,因我得身也不能。他的手指伸我的,一下子便把拉到大腿。我的屁股完全暴露在空之中,他的手粗地搓捏我的屁股,然後把手摸到前面,玩弄我的私。

『不要……』

他的手指把我的私揉得,我感到有受,但更受的是,他竟然行把手指塞我,在我的道出出。

然我自慰的候也把手指放去,可是我的手指哪有他的那粗,更不像他那粗,所以我即使了自慰,也受不了他的蹂。

但更受的遭遇在後。他的手指做了好一出作後才拔出,然後我翻身,也高,跟著下一撕裂的痛,我感到一硬物插我的私。

跟著他再一次行粗暴的出作,但一次蹂著我的,是比手指更加粗大的男性器官。然我在三、四天之前已失去了子之身,但再一次被男人暴,我是感到比的痛楚。他抽送了十下,我咬牙,忍痛楚,於忍到他的一刻……

我感到他在我射出火的液,然後他的那也道褪出去,液也源源我的私流出。跟著,住我面部的T恤拉下,我看到他淫邪的面容和充血的眼。

『原你早已不是女……想不到你年小小便已搞男女……』

不!我有……我在心呼冤的同,也他起了痛的回°°那是生在天前的事情。那一天的下午,家只有我一人。我放回家,衣服後,我便始功。

忽然起,我一看,只外站著男人。他是下的住客,在播放途中突然出雪花,所以想上把天校校。

事後回想起,我真蠢,然下的天我窗外伸延到天台,但真要校的,是上天台而不是到我家。

可惜我毫起疑心,把打,果是引狼入室。他入屋後便把我制服,我不妙,但要反抗已太。

大男人易地把我小女孩制服,又用先好的索把我起。然後我被推睡房的床上,他要把我的衣服去。

保操,我拚死抵抗,不然都是有作用的,我只能取不合作度,把身。

混中,我打了。我再醒,我正大腿躺在自家睡房的床上。除了全身赤裸外,我感到下刺痛,伸手去摸,感到有粘粘滑滑的液正私倒流出。

我把沾了液的手指拿到面前一看,那是我第一接男性的精液。

粘粘滑滑的白色液散著的味,而我再看,我便忍不住痛哭起,因那液著血,我知道我清白之已被玷了。

我不知所措,也不敢把件事告人,只想把的西洗去。

我跑浴室,反覆地把身清洗乾,我知道姊姊和不早回,所以花了整整一小洗澡,然後才把床清理好,不半痕留下。

我做了一噩算了,心情然平下,但私一直作痛,就算自慰也不行,在再被粗暴侵犯,患再次受到重,使我痛不欲生。然已,但他未肯放我,改向我的乳房侵犯。

『不要……求你放我……』

『嘿嘿……才借用你的胸打想到你自送上,否便省……不多著呢,再跟你打多炮都……』

『你放我吧……晚一我家人回看不到我……他一定警的……你在放我回去……我保不告任何人……』

『嘿,你不要唬我了,今天早上我看到你父母拖著大堆行李出,到他去大利三星期呢……』

『但我姊姊快要放回家……她看不到我在家……她也警的……』

但也有把他倒,反而勾起了他我姊姊的邪念。

『你姊姊……你是你那在下中念高中的漂亮小姐,嘿,我老早就想上她了,多得你提醒我,今次正好一箭耶。』

看到他嘴角的淫笑,我心了一截。

『不!求你不要害我姊姊,你想要做什,就在我身上做吧,求你不要害我姊姊……』我著急地求他。

『嘿嘿……你在算是求我上你,放心,待我搞定你家的大小姐之後,我一定成全你的!』

『不!不要!』

想到即生在姊姊身上的悲遭遇,我不禁竭斯底地狂叫起。

『不要吵!』

他猛地打了我耳光,但了姊姊,我忍著痛楚大喊救命。了阻止我呼喊,他先把他的塞我的嘴,然後找毛巾。一毛巾用著我的口,使我法把他的吐出,另一毛巾,著我的。

他恐我不可之後,便身房。我看到他背脊的插了一杷生果刀。我不停的扎,但我的手得很,我如何的扎都用。我花了很大的力,於可以坐了起,房的大,我看到著手的,原是我的胸。

我移身,把胸著窗的石的一利缺口,想把著手的胸割,但胸的材料太了,我弄得身汗水,都有毫展。

到掩的大外男女的音,然不清楚容,可是那女的就是姊姊。

姊姊!危啊!快快逃跑!不要跟那男人搭!我在心底重覆叫喊,可是姊姊有感到,屋子。

『你妹妹就躺在那房,我你一起扶她回家吧!』

『真你了……』姊姊未完,便出在睡房口。

她一看到我,面上露出的神色,而男人同背後抽出利刀架在姊姊的粉上。

姊姊於也逃色魔的毒手,我上眼睛,不敢再看下去,但我法掩著耳朵,整晚上,耳畔不停姊姊痛苦的呻吟。

可以的,我跟姊姊位置,但正如他所,他不是童僻,他姊姊成熟的肉咬不放,把她淫了次。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