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镇魂小说网>玄幻奇幻>善良的妻子> 善良的妻子

善良的妻子

我叫王,今年二十八,已丈夫婚五年。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腿修,胸前一峰常引得路的男子回。我和老公的人生活一直得很快,我都是性非常烈的人,平常每周我都要做四次以上。

我很我的老公,然而是突然降到了我上。那一天,他外出,不幸遭遇,後救基本事,但回家後,我了一件最糟糕的事:他法勃起了。生是神性失,如果受到合的刺激治有恢的希望的。

於是我了各的方法,我甚至他口交、他跳衣舞,但都於衷。慢慢地,我都灰心了,而他也得越越暴躁。

一天早上,他很神秘地拿出一件裙子,是我的,我一。我床上爬起,因我是裸睡的,全身一不,大早上的也不想麻,於是直接裙子套在身上。效果不,但也不是很特,只是一件普通的短裙而已,唯一的缺陷是下有短,膝有二十五公分。

我知道的裙子穿著要特小心,否很容易穿梆的,但我是高的:「你,老公!」我了他一下,然後打算把裙子掉。

「不,的,不知道什麽,我突然有了一很的感,求求你,了,今天就穿件裙子,好?」

「好哇,但我得先把衣穿上呀!。」

「不,,我就想你不穿衣直接穿件裙子。」

「那怎麽行?人一定看出的。裙子麽透,又麽短,人看到我下面的!」

可是他仍然苦苦哀求,我只好答下,直接穿件裙子去上班,甚至不能穿,但我仍然得很荒唐。

我坐大巴去上班,人很多,我只好站著,我想周不少男人能很容易地通我光滑的衣服曲看出我下面穿衣,一突起的乳胸部尖尖地起,而臀部光滑的曲暴露出有穿底的事,我似乎感到,根毛已穿短裙而了出。因我的子不高,必高高拉住上面的吊才能站,但糟糕的是同把短裙的下提得更高,乎我整白皙的大腿都暴露在我下面坐著的那男人眼。

我逐,著偶然的急,他是死死地盯住我的下看,我突然意到:他可能能看到我的部,我突然得自己通。同又感到周有些男人有意意地用各部位在我身上蹭,更有人作意的用手肘我的胸前尖挺的乳,我羞愧,但又毫法。尤其是下面的那男人,我知道他正在直勾勾地盯著我的下,但我不敢看他。想著自己赤裸而修的大腿甚至交最秘的私都完全坦地暴露在

一陌生的男人眼前,得自己就像下身完全赤裸地站在公共里,暴露在一群陌生的男人面前,在度的下我感到了一意外的刺激。

我突然得下得潮,我了,我得慢慢地有液正在流出外。糟糕!我拚命加自己的腿,以防真的有性液流出被人看到了,那是多麽令人羞愧的事呀!

突然,更糟糕的事生了:我清晰地感到,臀部不再著自己光滑的衣裙了,而是蹭在不知什麽人的衣上。天呀!有人身後我的短裙下掀起到了臀部上面!然後一暖大的手地在了我的臀部上。

「怎麽?怎麽?怎麽?……」我大失色,心跳然加快,完全不知所措。可那的手正在我光滑的臀部上回摸,我袋一片空白,片刻後才稍微恢思考:他在我身後,里人很多,他又著我,下面生的事不有的人看到,如果叫起,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有穿衣,一地方,不定路上有更多人占自己便宜,也忍一忍,很快就要下了。

忍一忍吧!我不敢回看那人,我忍受著那肆忌的手在我的身上,同抑制著私烈的淫水外流的。

我感到那手移到了我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後有一根手指我股探入摸索我的部,我全身一栗,腿。「不行,太份了!」我急忙收起臀部,下身向前挺起。

可完全想到,也是我的弱容了那家夥,那手竟然面直接大腿摸到了我的小腹上,我得面人色,我想我下面坐的那男人能清楚地到那摸我小腹的男人的手,因我他正地大了嘴巴,面色通地盯著我的下。我立即回腹部,裙子下遮住那罪的手。但防他另一手已插入了我的股,直著我的道口。

「出,否更出。」背後一音悄悄地。

我恐不已,不知後面生什麽,只得自己好像被在奸一,我地站著,大一片空白。而,那手有奏地起,且地探了我的道,上下抽著。

「小姐好多水呀!」那音道。

我直羞死了。最初的感已被在法抑制的快感取代了。我,那是因性的高而,下已淫水泛,著大腿向下流去,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後撅起,好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同法抑制地左右。我直已法控制住自己不要呻吟出。

可是突然,那手了,我感到一空前的空。然而,一冰冷的小西溜一下滑了我的道。不知是什麽西,粗粗的,像真的一(天呀!

我多久有真的挺的了!)但好像又挺短,很光滑,一下子就全部滑了我的道。

「小姐,不要心,只是一枝肯德基而已,小心不要掉出,算是我留你的物好了,我要下了,再。」

我明白了,是那品,胖胖的,一一重(面有),像不倒翁。而它在在我的道里,卜卜的。因面早已淫水泛,滑溜溜的,得它要往下掉,可如果真掉出,那多人呀!於是,我只能使它吸住,可稍一放又得它在往下掉。我不停地吸吸,果就是它在我的道里上上下下地著,就如同一粗的不停地在淫著我,在共上人群中目睽睽之下在淫著我。

好在如何於到站了,我快下,想快到公司它取出。但糟糕的是:我走路很困,每走一步,它就在面震一下,我不得不加腿慢慢走,是那的一字步,但果是了我更烈的刺激。等到公司,我的腿已是淫水淋淋了。

第二章上班的妻子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到洗手,那小物自己道中取出,它上面已沾了自己的淫水。摸著自己漉漉的部,才想起已很久很久有的感了。

其自己麽多年於那比的女性的,小女孩始就是那人怎便怎很的女孩子,的第一男朋友就是自己在的丈夫,所有性的知也基本上都自他,人的性生活中自己始扮演一被的角色。其有候也有一些秘的望,只是羞於出口而已。

好在丈夫的性能力也算不,基本上人以前的性生活算和的。但一年,人不有一次真正的性交,而且我要不地挑逗他,助他治,而他也常地摸我、刺激我,我感到那秘的被抑已久的望已似乎法控制了。

回想今天公上的,除了屈辱和羞愧,心有一莫名的和傲。其在配合丈夫的治程中我已了怎才能惑男人,只是以前是自己的丈夫,而在是一些陌生的男人。二十八的女人,正是一朵放最美的玫瑰,也,自己能找新的足自己?

不,怎麽可以呢!我明白自己是深著丈夫的,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他的病好了,不一切都事了?生不是有治的?只要能治好他的病,有什麽苦自己吃不了的呢?

用水洗干了下身,性地想穿才今天已必要了,著子仔查一下容,在才真正明了什麽自己那麽多男人神魂倒了(也我是一把快刀?),出在同事面前,他怎麽想自己呢?哎,是要上班的呀!硬著皮走了公室。

我公室算我一共五人,有小茜(我的中密友),小、小李和理老。因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年,彼此都很熟悉了,也比便。除了老年就我算大的了,平常他也拿我大姐姐看待。因得了,他已早都了。我一,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我直奔自己座子坐下,才敢起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小在我耳了句:「姐今天真漂亮啊!」

「干你在自己活去,!」小是今年才分配的大生,小毛一,平常就像我的小弟弟。

小茜也後面跑小跟我:「你死呀!穿麽性感!」

「性感一怕什麽,怕有人吃了我呀!」

「是你害,平常就怎麽一看出呢?」

「玩笑呢,在是法呀,下了班好好跟你。」

整一上午,我都一下,洗手都忍著上。但因坐下後,短裙自然拉高,整白皙赤裸的腿都暴露在公室人的目光里,而我的部又直接摩擦在粗糙的椅子上,禁不住又我浮想翩。我也男人是找理由坐在我斜面,眼光不我的大腿,我只好把腿交起,他就不看到我的部,但使臀部又暴露他,真人。真希望不要他留下自己淫的印象。

中午吃了,他要打牌,我才得理他,就自己看看。突然了,是找小茜的。小茜在接,那就使在催:「快快,煲什麽粥!」小茜只好悄求我:「忙一,重要的,求你了!」

「唉,你一次吧!」我只好代替小茜上了牌桌。一小茜接完拿起包就走,是有急事,我雷就只好一直下去了。

上我不打牌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水平太差,次也不例外。多久我就得一塌糊了。好不容易打完了,好也快上班了。

「活了,活了!」我站了起。

「急什麽,了的有呢!」老叫了起。

「糟糕!」我心一,按老矩,了的男的得作俯,女的得作仰起坐,平常小茜了都是我她腿的。可今天怎麽?穿的又麽少,小茜也不在。

「嘿嘿,小茜不在,人我腿啊。所以我今天可以不做了!」

「不行不行,服,哪能使呢!小茜不在我你腿!」三人立刻叫起。

「了,今天真的不行,明天你不好不好!」

「不好不好,什麽今天一定不行?」

「今天我不方便嘛。」我了,悄地。

「你告我你到底哪不方便?如果有道理,我也不太你!」

可我不能告他,因自己有穿衣怕穿梆吧。我只好:「人家今天身有一些不舒服嘛。」

「我每天身都不舒服呢!吧,今天只做一半,二十,好吧?」

不等我,老和小李就跑到我身後,一人一胳膊抓住我,小下腰提起我的,三人就把我提了起。

「放下我,你干什麽!」我想到他。

「我只是想你做你做的。」老。

三人我放在了沙上,小和小李各住我的一,老站在旁。看是法逃掉了,服吧,早做早完。

做了,我就氛不,小和小李,呼吸,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的下身,而老蹲在我身旁。我坐起才看到,由於才四人打,短裙了起,下在只遮到大腿根部,白皙的大腿完全展在他面前,而小一手抓住我的踝,而另一手已放在我的小腿上,而老更是在我的大腿上摸著。

我突然想:自己躺下去,他是不是看到自己的部呢?平常大家玩笑,偶也有些肌之,但有在意,而在乎可以下半身全裸的情下被三男人,早上在公中所出的感又一次浮出海。

我突然得大一片混,不知道作些什麽。只是械地做完了二十仰起坐。我甚至不清楚段里他又我做了些什麽,我更清醒一些,我自己的短裙已被掀起到了腰上,自己白皙平坦的小腹和著黑色稀疏的毛的的阜都一地坦露著。而六感各的男人的手正在我下身各走。

「了,你太份了!」我推他,晃晃站起,整理了一下衣裙,走回到自己座位上。他看我不高了,也都老老地回去活了。

我心挺生的,得他太不尊重我,於是一下午都他好色看。

他倒一一我陪著小心,努力想我心起。仔想一想,也不能全怪他,也是自己的穿著了他的暗示,他才。一想,便消了,也不跟他了,整公室又恢了平常和的氛。

第三章暴露的妻子

快下班了,我去到洗手好小茜也在那。

「姐,你今天到底怎麽了?那麽性感啊?」小茜笑眯眯地我。

平常我在一起基本上可以是不,我也曾告她我老公「那方面」不行。於是就把今天早上的事她了,然略去了在公上的那一段。

「我知道的,」小茜作很懂的子:「你老公叫作淫癖。有些男的就喜女孩子穿得越少越好,好自己一眼福。」

「人是能到我便宜,可他有看到呀!」

「那,也,他通自己想像足?就像我有候做白日一,偶然想到一些很的事,自己也得很呀!」小茜的有。

「但是我得自己像女人了,人得我挺淫的。」

「了,就在里,」小茜突然跳了起:「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老婆在房是主、在外面是、在床上是。可你老公在床上只能待你做,他得非常自卑,且抑得太久,所以才出了反常的要求。」

「你得他到底是想要我做什麽事呢?」我始得小茜分析得有一道理了。

「我曾看一叫王的的一篇文章,一男的的老婆故意穿得非常性感,著他的面和自己老公的一群朋友情甚至做,而他自己竟然感到比,後大家一起去加一些那很多人一起交的聚。就是,他的老婆越淫,他自己反而得越。也,你老公在的情也是?」我意到小茜有些了呢。

「如果我成了那一女人,那人都怎看我呀!」

「你不是一直想你老公把病治好?也真的是一呢。且,我看今天他似乎都更崇拜你了呢!」

小茜的不又我想起中午的荒唐事,不又了。不又得小茜得有道理,如果真的能治好他的病,就算自己得那一些,也是值得的。那,一切恢正常也不呀。

小茜得打了我,更加了:「你好可以一呀,更性感些,更色些,看看他的反啦。也,便也可以自己真的!」

「你小丫胡八道!你再,小心我拿你家的大刀!」一出口,我就感到玩笑得了。

大是小茜同居的男友,可小茜不,笑眯眯地我:「你要用就拿去,所啦。不,你只不知道我家大什麽叫名字?」

「我怎麽知道?」

「你然不知道了,因他的那特的大!」小茜色咪咪地看著我,反倒搞得我不好意思了。唉,在的女孩子呀!

「哎,玩笑玩笑,不我真的得你的有些道理,我想一。可心真的又底。」

「姐,平常我那麽好,你放心,要忙只管一,。」

下了班,我搭小茜的便回到家。

很快,老公志明回了。

「,今天我不在家,到外面去浪漫一下好?」志明後面抱著我柔地。

「好啊!」志明的手已摸到我的小腹上了。早上被那人猥的感再一次降,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今天生什麽特的事?」志明在我耳。

「早上在上,有好多男人摸我的身子。」在志明身,我法出假,我彷已被他催眠了一。

「能告我你的感?。」

「我得好羞,感自己好淫一。」

「真的,,我一想起我家是一淫的女人我就得好,真的,不知什麽?」

「那我就你做一淫的女人,好不好?,希望你明白,我只是了你。」我地抱在一起,互相吻著。

「,瞧瞧我你的新衣服,晚上穿它出去好?」他包里取出一套黑的衣裙。上身是一件黑蕾低胸罩衣,下面同是一件黑色短裙。

「,,你我穿什麽我就穿什麽。要不要我就在里衣服?」

「的,那最好不了。」

可是我真正穿上了套衣服,我才不是我原想像般。上身透半透明的蕾罩衣可以清楚地看自己挺立著的乳和白皙的乳房,而下面更糟糕,不是一件短裙,甚至不是一件超短裙,它叫超超短裙,共只有二十五公分,我把它系在腰,下到我的部,完全就跟下身全裸一。

「,穿可真的不能出去,裙子在太短了,而且件上衣必要穿衣的。」我地看著他。

「的,只是因你穿了。它不是系在里,而是系在里的。

是一件露裙。「他我解腰裙子的扣,重新把它系在我的胯。

的,下面是遮住了一些,可上面不止是露了,自己大半小腹已暴露出了,已是露腹了。好在上衣比,基本可以遮住肚子。

「的,能不能再我一件衣?」我小道。

「好吧。」志明衣里取出一套同是黑色的衣到我手中。基本上有什麽布料,只是一些子。

「怎麽穿呢?」

「要麽穿,要麽不穿,你可以一。」

有法,只好著穿上。所只是根子,在大腿根接在一起,我本就不多的毛都法完全遮住;而乳罩的更,它只是在下面把乳房更明的托起,是遮住乳,露出自己迷人的乳,整衣只是自己得更加性感了。再穿上黑色的高跟鞋,一切打扮停。因罩衣只有三扣子,走起罩衣的下不分暴露出白皙的小腹。甚至我自己都被自己迷惑了:原自己可以是麽性感迷人的。

志明在我耳小我:「你知道你在像什麽?」

「什麽?」

「你在像一真正的,任何人一男人都想跟你性交的。」

「那我不忙不了?的。」

「,我想你能忙得的。我走吧,我跳舞去。」

出租上,我坐在司旁的座位上。因空小,腿只好著,修白皙的大腿在暗夜中充了惑那可的司不失地瞄一下我的大腿,我在倒不得反感,反而得有些有趣,甚至座位向後放倒一些,一大截赤裸的小腹暴露出,搞得那司更加魂不守舍。

下了,志明笑著:「你差那可的司撞了。」

我也笑著:「那是他自找的。」

「的,在我又有了一好主意,我想我在一起去不如我分去有趣,那的男人的子更大一些。」

「可是我有些害怕啊!」

「的,不要怕,我在暗中保你的。到我呼你,但在我呼你之前你必在面。好啦,去吧,我在某地方看著你的。」

我在能有什麽呢?我吸一口,自走了酒吧。件酒吧不算太大,能坐十客人,在放一些奏很快的舞曲和迪斯科音,一些男男女女在舞池中跳著舞。我找了一靠近角落的地方坐了下。

我知道,像我打扮的身女子坐在酒吧里,一定由一些心的男人的。果然多久,一子高高的年人朝我走了。

「小姐,能面跳舞?」年人向我伸出一邀的手。

看著他致彬彬的子,我也不好回他,只好站起:「好吧。」

我走到舞池中後,我才麻大了。本在黑暗,衣著不引人注意,而在站在明亮的大中央,所有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打扮,甚至自己的衣。我那年人眼中一,瞬即成一的表情。

「小姐今天打扮的真性感。」我的唰地了。被一陌生的男人自己性感是第一次。不今天晚上自己也要多人生的第一次呢!

慢慢我,他本扶在我背部的手,不知何下移到了我的腰部,我罩衣下伸了,摸著我光滑的腰肢,而在旋,那手就著腰部滑我柔的小腹。我不敢看他,但也不好意思什麽,你自己穿的那麽性感呢?

我周很多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了我身上,男人是一直勾勾的目光,而女人是一和慕的目光。尤其是我在旋的候。是我才明白,因自己的罩衣很,而且穿的是超超短裙,我在旋,我赤裸的小腹和整白皙的玉腿都暴露在他眼中,甚至可能有自己那小得不能再小的,而志明也正在里看著我呢!

「我休息一下好?」我喏喏地央求他。

「那你得答到我那和我的朋友一起坐一坐。」

「好吧。」在我哪有去考其他的事情呢?

他我到面一放的包里,哪有一有胖的男孩子,不得也英俊的。

「你叫我小明好了,是小帆。」高子男孩介。

「你叫我吧。」而往非也。

三人著一玻璃台坐下,聊起。他都比我小,常里玩。他我麽漂亮性感的女孩子,我不好意思地告他,自己已是有先生的了。他不信,我他。

三人倒聊得愉快的,就是他的眼神是在我大腿和小腹描,我知道透玻璃面他偶能看到自己的。但我在已不太在意些事了,反而我得有足,也是女人天生的心的作用吧!

小明拿出一些淡色的片,神秘兮兮地我:「你知道丸?」

「知道啊,吃了它跳迪斯科很的。」

「想不想一?」小帆始我。始我不想,但不住他的死磨,加上自己的好奇心也想一下,就吃了片。

很快,就感精神始起,全身感充了活力,子都是迪斯科的快速的奏。只有一望:我要跳舞,我要自由自在。

「我去跳舞好?」我地。

「再等一。」他移到了我旁坐下。小明和小帆一人一胳膊搭在了我身後,人我在里。

「你在干什麽?」我咯咯地笑起。

「我密一些啊!我叫你姐姐好不好?」

「好啊,不小弟弟要姐姐的啊!」

「小弟弟一定姐姐高的。」他色咪咪地笑起。小明的一手已搭在了我的大腿上,而小帆正著我的耳朵根吹著。

「嘻嘻,好,弟弟不乖。」我的精神越越,但身越越不受自己控制。小明的手在我光的大腿上回走,更向上摸到了我的部,那根子根本法遮蔽我的私,他的手直接就摸到了我的毛。

「姐姐的好性感呀!我敢打,你老公平常一定不能足你的望,你一定好渴。」他的手正在我的蒂上挑逗,而小帆已解了我罩衣的扣子,一手在我赤裸的腹部和身上走。

「不要啊,好。」我全身扭起,腿更加分,手不受控制地往他身上摸去,正摸在人大腿根上,管都穿著的牛仔,已法掩他昂然欲出的巨物。以前除了志明自己有摸其他男人的下,而在是那自然,也因自己已不再受理性的控制了。

小明把我的短裙翻起裸露出我白皙腴的下,手指已穿屏障入到了我身面。而小帆也解了我的全部扣子,我的乳罩到一旁,吮著我的乳。

「姐姐的身好棒啊,比那些毛丫太多了。」

我直法控制自己了,我需要更真的感。忽然有些人正往里看,才想起自己乎全裸的子在里被很多人看到的,不能再他下去了。

「弟弟,在里了,人都看到的。」我拉他的手。

「那你得告我你的系方式,回我去你家玩。」他似意未。

我只好把家的和地址告了他,小明在了自己手掌上,然後他蹲下去伸手翻我的裙子。

「你干什麽啊?」

「我要把我的也留你。」然後他在我小腹上下了他的。

「走,我跳舞去。」小帆拉我起。

「等一下,我把衣服扣好。」

「,我你扣啦。」小明主我。可他只我扣了一扣子,然後扯掉了我其它扣子,人就拉著我了舞池。因下面都扣扣子,身稍一走或扭,就整胸部以下包括小腹都暴露出,可是在有力的音奏中,我已不到那麽多了。

我同他一起狂地跳著,扭我的腰肢、伸展我的身、我高的

乳房自由地跳、我性感的小腹赤裸地、我修的玉腿情地散出魅

力。

越越多的人在我的旁看我起舞,吹著口哨,所有的男人眼中都所散出望和渴。也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他看到了,但我征服了他,他我的魅力而倒。我敢打他都想干我,我想,只要你敢出,我就和你所有人做。

於,我累了。我回到位子坐下。好,我的呼了,志明我留言:「我在口等你。」於是我告他,我要走了。

他不舍,但我答他一定他,所以也只好放我。

「不我希望姐姐能留一西我作念。」小帆提出。

「可是我身上有合的物可以送你呀。」我有。

「我只要。」小帆趁我不手突然伸我裙我的拉了下。

「那我也要一。」小明也在小帆配合下硬把我的胸罩了下。

「啊啊,你我怎麽出去呀!」本就是很透的外套,有衣感就跟全身赤裸一,因而立的乳隔著衣服清晰可。

呼又了,我跟他玩,只好出去。我面耳赤只想快出去,偏偏人又多,路上不有人趁在我胸口上摸一把,口迎的小姐看到我也露出的表情。

在口我找到了志明,我一起上了出租。一上,志明就迫不及待地吻著我:「老婆,你今天表的真棒。咦,你的乳罩呢?」同他的手伸了我的裙子:「怎麽也有了?是不是才那小子你掉了。」

「嗯。」我羞得地自容。

「,我在好啊!你摸摸看。」他把我的手拉到他的部。

果然,真的有了一硬度:「哇,好棒啊!」

「,你快它,趁打。」他解拉,露出他的。

「啊,里怎麽行啊,是在上啊,司反光里看到的。」我慌失措。

「怕什麽,你才跳舞,毛都被那些人看到了。」他按下我的到他的部,我只好他的含了。同他的手我的罩衣整翻起,我的袋蒙住。因已有衣,我全身乎都裸露著了,他又掀起我的裙子,手指插入我的道抽插起。

一整天的性刺激,我乎已到了崩的,在他手指的刺激下,很快就到了高潮,全身般下。而志明的具不有更大起色,基本上是半半硬,仍然不能完成插入的工作。

到了家,志明先下了:「我先上去,你吧。」

司身:「一共四十,小姐。」然後就色咪咪地盯著我。

我才才的高潮中清醒,坐直身子,自己罩衣的扣完全了,一的乳房明晃晃地晃著。而更糟的是,不知何志明把我的短裙也掉了,黑色的三角地也直接暴露在司面前。

「小姐身材好啊!」司色咪咪地。

我不敢跟他多,匆忙包里拿出一大他:「不用找了。」匆匆下。

我上衣,赤裸著下,匆匆往里走,「千不要碰到人,千不要碰到人。」在梯里,我突然看到了控的像,可糟糕了,也他下的。

好,一路上有碰人。於回到了自己家了。

第四章迷惘的妻子

一回到家我就疲地倒在了沙上:「今天好累啊!」

「,你今天表的真不。真的,我真想到你能和陌生人那麽。」志明赤裸著身站在我面前。

「啊,不,不是的啦,我和他早、早都的啦,是老朋友的,所以,所以才便了一些的。」我可不意他知道在自己身上曾生那荒唐的事情和才的陌生人那便。

「啊,那是老相好了,不你今天真的好淫啊!」志明坐到我身旁。

「咦,你肚子上著什麽?」

「是、是……那他的。」我著。

「你有有打算找和你那小弟弟真刀地干一啊?」志明神神秘秘地我。

「,有,怎麽呢?我是你老婆呀,和他玩一玩可以,但怎麽可能真的呢?」我始有些迷惑了。

「我所的,以後你意和哪男人做就可以做,你意什麽候和人做就什麽候做,我一定不不高,你做得越多我越。」

「你怎麽可以呢!好歹我也是你老婆呀,又不是街上的妓女。」

「生,生,我也是了我好,只是想治好自己的病嘛。且,麽久了,我也知道你抑得挺辛苦,也想你有解嘛。」

後一句倒正中了我心最秘的望,看著他那耷拉著的,我的也消了一些:「,你不用我也都知道的,你我怎麽都可以,只是最後一道不,好吧?」

「好吧,不,我想你你明天去一西,答我,好?」

「好吧,你是什麽西?」

「你去一按摩棒好不好?」

我立刻就明白他的是什麽西了,以前他向我提,我一直好意思答,一次,就就他一下吧:「好吧,明天我去,在休息吧,好累了。」

「你,真是我的乖,睡吧。」

……

第二天好是周末,因在太累了,一直睡到下午人才起。吃了,志明笑眯眯地:「的,忘了你今天的任!」

「小色狼,都已答你了,急什麽?」然嘴上硬,心暗暗有些後悔。

「需不需要一些漂亮的衣服,我里有很多啊!」

「了,忘了你,那些怪怪的衣服都是哪的?」

「是我以前偷偷的,幻想著你穿著它,我就很。在好了,你可以一件一件著穿了。」

志明我打一角落的衣,面塞了好套漂亮的衣裙和衣,真是看得我眼花,但件件都是大暴露,平常也只有晚上夜里的小姐才穿些衣服惑男人。但在是大白天啊,而志明又不我穿衣,挑挑去,上衣了一件高腰的白色尼背心,露出腰一掌的肌,然有直接暴露什麽,但由於件衣服性很好,加之又是身的,乳房曲露,乳尖尖地突起。而裙子是一件一扣的口短裙,本身裙子就很短,膝上三十公分的大腿都暴露出,更的是面只用上面一扣子扣住,面的插直到了我的跨部,加之腰又露出一大截,稍一真看就我下身有穿的事。

「我看著你身打扮已快要流鼻血了,小心外面那些男人把你吃了。」

「不知道吃呢?」我志明扮了鬼,穿上我的高跟鞋拿上包就出了。

……

我走在大街上,我才身打扮的性感之。上身是穿著一件衣服,但身的尼背心自己乳房的廓毫遮掩地暴露著,走起路一36A的大乳房在胸前上下跳,引得路那些男人回。加之一乳不停地在尼背心摩擦,很快就充血起,私也已有些了。想著以前在公上生的性,我真怕自己那失控,於是快了一出租。

去哪呢?我想起在天河商旁有一家「性保健用品店」,「去天河商吧。」我告司。

我坐在司旁的位子上,好把自己裙子口的一暴露他。司是俊秀的年人,但我一上眼睛就一直盯在我雪白的大腿上,那目光任何女人得自己正好像赤身裸地被他欣一。可是他又有做什麽具的作,我也不好什麽。

「今天好啊,小姐。」塞了,他口和我搭腔。

「是啊。」

「是女孩子好啊。」他笑眯眯地看著我。

「什麽呢?」

「天了,女孩子都可以不穿,拿一片布一裹就可以上街了啊。」

「你胡什麽啊!」我的立刻了,才明白他是在我。

我有些不高,他也就沈默了。但我知道,他的眼光一直偷偷在我身上描,搞得好次都差蹭到的上。

又是一急,我在受不了了:「你好好行不行,一出了事故怎麽啊?」

「不起,不起……不,你也不能全怪我。像你麽漂亮的女孩子,又打扮得麽性感,哪男人都受不了的啊。真的,我是第一次到像你麽漂亮大的女孩子呢!」

然我知道他在揩我的油,但到有人麽自己,都快三十的人了,有男孩子叫自己女孩子,心真的感很舒服,禁不住也得男孩子其也可的嘛。

「,你小毛,油嘴滑舌的。我你姐姐差不多,好好,不看的到看。」我一裙拉起一些,遮住自己已露出的胯部。

「好姐姐,求求你忙,你把那扣子解,我舒舒服服地看一下,我就再也不看了。」

我的又了,我知道他指的是什麽,但我是莫作地他「什麽扣子啊?」

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然是你裙子上那最的一扣子了。」

「哼,我什麽要你看啊?」

「我你作干姐姐好不好,什麽候你要用,只管呼我,上到,鞍前後,鞠躬瘁。只是今天求求你了,不今天一天我都安生不了,一出了事故撞了人,那麻不就大了。」

看他可兮兮的子,我心想:男孩也可的,就他看一下吧,其也所的。

可我又不好意思看他,目光看著窗外,很快地伸手解了裙子面的那唯一一扣子。

「啪」,裙子分了,我雪白的大腿一直到胯部和腰肢都暴露了出。

於到了,「你在里等我,好?」我可不想再碰上尬事。

「,干姐姐,就算你我等一年我都等。以後我只你一人好了。」

「嘻嘻,跟我嘴。」心真有些喜小男孩了。

很快找到了目「浪漫成人用品店」,以前早也很多次,也有看一看的好奇念,但始有勇跨那扇。

但今天是有退路了,我偷偷留意了一下,好像有什麽人往看,迅速地推跨了去。

面倒布置得致的,境挺安,服,一男一女,另有男的正在架上找著什麽。

我努力制住自己的,出一副熟熟路的的子,慢慢的在架上看著。很快,我看到了令自己面的那些西,它那真的排列在一起,各色、各短、各粗、各款式,赤裸裸的在那。意里上浮出:「那一更合我的身呢?」

「小姐,想假?」不知何那女服到我旁。

「不,不,便看看。」我感到血唰的一下到了袋上,得次。

「其系的,很多女的都在我里的。我里量很好,一般年以上都用不的。哎,你要多大的?」

我真想立找地去算了,真羞死了,旁那男的正一一的拿光瞟著我,我直恨死小女生了,仍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著,我只能低低的的著:「不,不,不。」

「小,你去一下,里我。」

「喔,行啊。」

「不起,小姐。您跟我。」那男服走向我,我一有豫上跟他了地方。我跟他拐了一,到一公室里。

「坐。」他指著沙。

是我才能稍稍平的正眼看一眼男人。好,比和,大概三、四十吧,於看著人放心的那男人。

「您好,我姓,是里的老。才不起,我的服太唐突了。希望您不要介意啊!」

「喔,系,也是我自己有。」喝一口他的水,已逐平了。

「你就我是生好了,我在的是能治病救人的品,不?它能助人更好的享受生活。」老笑眯眯的看著我。

「嗯,算是吧。」想想他的也有道理。

「里是我珍藏的一些,一般客人是看不到的。,看一看。」他拉一子,我看。面同了花花的一些那西。但在我已能比平的面它了

「我想你有用它吧?」

「嗯。」

「有些女人喜塑的,因比柔,有些女人喜金的,因得硬光滑,表面刺的能你的道得到更大的刺激……」

他定地一一拿我看我解,那些淫的就平平淡淡地他的口中了出,如何,我的是了。

「大部份假比大部份男人更用的,你慢慢地就知道了的。那麽,你得你喜哪呢?」

「我……我不太清楚。」我小。

「哪,吧,我你用一下吧!」老咽了口唾液道。

「用?怎麽?」我迷惑了。

「,我里老客有待,今天我很有,所以我也你用。我你,你挑款比合你的,你在我里一下,感哪最喜就定那好了。」

「我、我……想一想。」我得他挺我的,可又得哪有些不合。

「你以前有性夥伴?」他很意的道。

「然只有一啊!」我很奇怪他竟,但我是小的回答了他。

「喔,真是好女生。那他的度呢?」

「喔,我不太清楚,大概……麽吧!」我用手比了一下。

「有多粗呢?」

「喏,大概是。」我用手握了一圈。

「你做的候你得足?」

「挺好啊,挺好的。」

「高潮多?」

「高潮?有吧。」不自己心真的不太吃得到底怎才算是高潮。

「吧,款你一。最新型,塑控的。」他拿了一款我。

「麽粗啊!」我拆包後,的叫了一。那是一款黑色的,倒不,大概12公分左右,但很粗,我一手竟然握不住它,而自己老公一手握住有些多的呢!

「其也是正常的尺寸啊,很多男人都有麽粗的。」他怪怪的看著我。

「喔。」我地答道。

「那你自己一,我先出去一,好?」

「好吧。」

老向我笑了一下,出去了,剩下我一人坐在沙上,和那黑色的代用品。怎麽?我用手摸著那粗挺拔的西,下突然感比的空,可是我在有勇它起。

「怎麽?喔,子。,我教你好?」老不知甚麽候又走了回。

「好的。」我答著,而他挨著我坐下。

「一般使用自慰器,最好在一比安全馨的境,首先,先掉你所有的衣服,最好一不。」他盯著我的眼睛慢慢地著,我只是低著,手拿著那黑色的,不的著。

他的手,移到了我的裙扣上,「不……不好。」我的手抓住了他的手。

「心,了,人不,就我人,我教你享受的技巧。」

他的手解了我的扣子,掀起了我的短裙,露出了我白皙柔的下,窗外的光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我上了眼睛。

「如果你的道很乾,不要著急插去,最好先在外面作一些,像。喔!小姑娘,看你已不需要了。」我知道自己下已水花一片了。

「然後,把它推去,仔那插入的感。」

冰冷而粗大的西正一一地推入我的身,我想起了那天那枝冰冷的肯德,但又有些不同,它我,充塞著我,一酥的感那正一一的向全身散著。

「在,它已完全的入了你的道,感和真的有何?」

「喔,喔……」我小的呻吟著,他的手在我的下回摸著。

「在,享受吧。」

「啊!停……不要……啊……不要……」才充塞我的西突然始烈的震起,在我的里震起。我的下猛地挺起,手抓住我的部。

震越越烈,我的意很快消失了。

等我清醒,自己正的躺在沙上,尼背心卡在我的腋下,乳房以下赤裸在光里,而他正定定的盯著我的身。可是我有力一下,我什麽都不想做。

「像高潮你以前有多少?」

「有。」

「你以後常有的,每天一次都可以。但我是奇怪,像你的女孩怎麽用到?」

「什麽意思?」

「我是,想上你的男人排著才啊!」

「如果我我已有一年多有跟男人做了,你相信?」

「看子是。你的身真的很漂亮,我送你一件物作品好?」

「好的,了。把我包起吧!」

我穿好自己的衣服,其那很容易的事,抱了一下他,不知什麽,只是得。

「希望以後到你呦!」

「希望吧。再。」

「,是您的西和品,迎再次光!」收台的小姐我袋子的候,我看到她眼神里的怪的眼光。

非常感,我的子在原地等著我。

「怎麽去了麽久?咦,怎麽得和才不太一喔?」

「嗦了,快吧。」我了他家的地址。

「奇怪,你才什麽了,真的?好像,容光了一啊!」

「小孩子,,好好。」心其慢慢明白,愉快的性女人意味著什麽。

到了下:「好了,我要回家了,是要你呦!」

「是我的名片,要的候找我好了。能不能我你的?我想找你。」

「嗯,好吧,不打要小心一些喔,要是我老公接的要注意啊!」完之後我得很,自己是怎麽了?什麽候始偷偷摸摸的了?

「呀,你好色鬼,我要下去了,再。」我拉小李放在自己腿的手,下了。

第五章情初的妻子(小明和小帆)

回到家,志明正在看。

「的,我回了。」我羞的了一下志明。

「,,我看一看任完成的怎?」

「嘻,急,在等我一。」

我拿著袋子跳了室,好,我想他一喜。了,我有一件品呢。原是一件睡衣,打一看,可只是一件方的黑色的,三角上分有三子而已,怎麽穿呢?捉摸了半天,於看明白了,只是一肚兜而已。

著子,很容易就掉了所有的衣服,上件睡衣,在脖子後面打一,再在腰後面打一就行了。前面看,稍稍有一些小,因我的乳房本就稍稍偏外面一些,所以面,能看到乳房的外,稍稍抖一抖,乳就都快出了,後面看起,呵呵,基本上只是能看到根子,自己光滑的背部,的屁股和美腿都一余了。不反正是在家,系的啦。

然後就是那大家夥了,怎麽呢?我想到了一好主意,但是又得有些不妥。一想到子,我的下面就始了,我那大家夥的插入了我的道,一直到它完全入,真是啊,但我要忍一忍。

一切妥,再看一看中人,性感撩人,好,看看自己老公的反映吧。

我重新出在里,我看到志明眼珠子都快掉下了,「哇,老婆,你真漂亮啊。」

「是?是不是很性感啊?」我的道。

「不是性感,是被你迷死了。」志明後面著我赤裸的背部,手一下就抓住了我的乳房。

「急,再你一好西。」我把的控器交他。

「是什麽?」

「你打看一看。」

「喔,不要那麽大嘛。」志明一下就把到了最大,我的下面清晰的的音。

「呵呵,的,我死你了,怎麽想到的好主意。」志明淫淫的笑著,把我放到在沙上,打我的大腿,有趣的看著那假在那工作。

「啊,不要嘛,了它嘛,人家好受的。」我真是受不了了。

「好啊,那我成吧,我在了,但今天你都要把它放在面,有我的同意,不拿出。好?」

「呵呵,如果不小心掉出了,怎麽呢?」

「呵呵,那我你的。好吧。」志明掉了,但我是很受,那

「好吧,那我去我做吃的。」

「好啊,看得到吃不到,我都快死了。」志明的。拍了一下我光光的大屁股。

我在房的候,到好像有人到家。我探出袋:「志明,有人?」

,志明,:「你的朋友了,,打招呼。」

「是啊?我得衣服,可不好吧?」

「事的,吧,就。」志明不容分,就把我拉到了里。我一看,就了,怎麽是昨天晚上的那男孩,小明和小帆。

「你,你,怎麽,到我家了?」我得次,是怎麽回事啊?

「大姐,我打到你家,你朋友我,玩的。」小明巴巴的。他直勾勾的看著我,想到看到我的穿著。

「,是的,我忘了和你了,早上你朋友打,找你玩,我就告了地址,他了,系啊,大家都是朋友嘛,一起玩一玩啦。,都坐下,都坐下。」志明硬拉我坐到沙上。

小明和小帆坐在面的沙上,用色迷迷的眼光在我全身描,我全身只穿著一件肚兜坐在三男人中,是不情道不明系的,一是自己老公,感到非常,氛很尬,三人有一搭一搭的著。

「,你三慢慢聊,我去房做吧。」志明站起。

「不,不,你在里吧,我去做吧。」我也站起,想拉住志明,可他是把我按下去了,客里只剩下我三人。

小明和小帆就活起了,人跑,和我坐在一沙上。

「姐,你在家都穿麽性感啊。」小帆的手搭在了我的後背上,始摸我光裸的背部。

「不,也不是啊。啊,不要嘛,在我家呢。」小明的手放在了我大腿上。

小子就始不停的我了,很快,乳房也被他肚兜里拉出,四手的刺激加上部的物我已快崩了,但,是在自己家啊,老公就在隔壁房里啊。

我扎著站起,裸露出的乳房收回到衣服里,「,我你放些音吧。」我不敢再坐回到沙上去了,我自己忙碌著,音,碟,他倒水。

「,姐姐,音多好,陪我跳跳舞好?」不由分,小明就抱住了我,法,只好陪他跳一吧。小明的手在我的後面,在我赤裸的背上上下摸,然後停留在我柔的臀部,的揉抓著。我想小帆一定能清楚地看到我乎全裸的後面和小明的手,羞愧的埋在了小明肩膀上。

「啊!」突然,下的假始震了,原是小帆在玩才在桌上的控器。「小帆,不要,不要玩那,把它了。」我羞的小帆。

「姐姐,是控什麽的啊?」小帆好奇的。

「啊,不要,那麽多,你,了就是了。」我抱著小明的脖子,乎已在小明身上了。

我想小明一定是到了我下身的音,色迷迷的看著我,「想到姐姐是麽淫的一女人啊。」

「不,不是的,我不行了,我要坐下了。」我已站不住了。

坐到沙上,我的意已不清晰了,望正一浪一浪的上。

「你先坐一,油有了,我去超市去。」志明站在我面前,盯著我。

我了一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好,早回啊。」

「那麽快,走都要好一呢,你好好陪陪你的朋友吧。」志明神秘的我笑了一笑,上出去了。

在上的一那,小明就吻上了我的嘴唇,火巧的舌伸了我的口,我完全被性罩了。我和他激烈的吻著。小帆也迅速地扯了我的子,一把就把我的肚兜扔到了一,我全身赤裸裸的被男孩在中。

很快,小明和小帆也都得一不,小明的很,但比,小帆的短,但很粗,小明倒在沙上,我著他,吻著他,我的乳房著他光滑的胸膛,他的在我的部跳著,小帆抱著我的後面,用他硬的巴蹭著我的屁股。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