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镇魂小说网>玄幻奇幻>伺候女主人的日子> 伺候女主人的日子

伺候女主人的日子

(1)

我在是一名伺候女主人的奴,白天在女主人家的候就女主人整理房、做、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是女主人的性奴,供女主人用各她喜的方法享用。

然,有也有白天晚上的分,比如有白天女主人在家的候,她通常都是我光著身子整理房的,在房上裙,後面光光的,她跑到我身後,用手或皮鞭打我赤裸的屁股,或我停下手的事情去服侍她。

反正,我一天24小都是女主人的性工具、性玩物。我是女主人最的性奴,我也好喜我的女主人,好喜服侍她。

平事的候,她通常都我赤身裸的只在脖子上套著一脖圈,把我手在身後。我前手腕上先著皮套,所以多久也,我在一起聊天、音、看、看等。聊天的候,她喜我坐在她腿上抱著我,自己也往往把上衣光,乳房著我,我很多;看她喜我趴在她腿上,把我的在她腿之,放在我的屁股上,平心地看著;看,她一般我跪在她,有看到致,她就把伸到我嘴,我地舔著,接著用踩我的肩膀,我明白她的意思,地把伏到地上,屁股高高起,然後她就把在我的屁股上,或用鞭子意地打著。

手在身後也可以服侍女主人,我已可以用在身後的手女主人冰箱拿料(就是屁股撅冰箱的候感冷冷的)、、音、拿碟片、拿或拿用我的皮鞭等。有候拿得慢了,女主人就始我,我也就乖乖地接受女主人的,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奉她。

女主人小便一般是上生的,但有看看到一半,或致所,她就叫我嘴,直接把尿撒在我的嘴。唉!有什法呢,做女主人的奴就得服女主人的一切要求嘛。而且,更出女主人是多高,而我是多忠和服的奴。

「喜喝?」看我喝完女主人。

「喜,女主人的!」我是答。

我不能吃女主人的大便,不已可以在女主人大便完後,她舔乾,,女主人已意了。女主人是真的很疼我的,她都不喜分勉我。

晚上洗澡的候,我是跪在浴缸上服侍她,她洗澡,洗完澡就始我性奴的夜晚了。

女主人、玩弄、虐待我的方法多多千奇百怪,我以後慢慢跟大家,有真是好呢(哎呀,要是被女主人看可就了,不知道她要怎我呢!),我在女主人家一般都戴著脖圈,她就用皮拴在脖圈上,我像狗一爬在地上,著我走房或教和虐待性奴的地牢,在那我度很多忘的夜晚。

女主人的地牢有很多西,子鞭子架子有有,有一些古古怪的器具,然房除了大床和子外,床也有常用的皮鞭、子、等。我在已是完全服的奴,女主人也挺喜就在室用我。

我喜跪在地上,抱著她的屁股用嘴服侍她的性器,同把屁股用力撅著,供她在之中肆意地鞭打。看著她一地到高潮,我心中也非常快。女主人的高潮要比我多得多,我要在女主人同意下,才被允射精的,但是我身奴做的。

我想我是天生的性奴,生就是要伺候女人、做女人忠的奴的。

一切得半年前的一天起。

(2)

女主人把我到了她家。一房女主人就到了只剩衣,我站在那,心跳,下面早已起。在上我就感到她今天要我,我也非常想要,只是她衣服的子非常意,又我以只是她平常的一而已,一不知道怎好,把手放到上衣的扣上,望著她:「我也衣服?」

女主人看著我,嘴角微微一笑,柔地:「把衣服掉吧。」然後不理我,身走近室了。

我把衣服掉,跟室,她身,冷冷地看著我:「我只要你掉衣服,什把子也了!?」很的音。

我一,本是想上去抱她,把她衣服下和她做的,我的下面早已硬起,高高著,在又想要又尬,又感到有些委屈,不知什好。女主人走,身慢慢靠近我,我一震,她的乳峰隔著乳罩上了我的胸脯,下面隔著著我的。

我感她似乎也了,我也乎忍不住了,但看她的眼睛,命令我不。sosing.com她手住我的脖子,柔地注著我:「你想要和我做是?」

「嗯!」我。呼吸急促到已有些不出,著急地望著她。

「想和我做就得我的。你能我的?」

「嗯!」我又。只想著要她,哪想得到她要我她什。

她又重了我一,我在忍不住了。

「那好!」她立刻我,命令道:「去把衣服穿上!」

「……」

「怎?我的,上就不了?」

「我……」我可在不去穿衣服的,站在那,乞求地望著她。

她看著我尬的子,似乎得非常好玩,笑道:「想要在和我做也可以……」

「嗯!」不知她要提什要求,我想什都答她,什也不管了。

「那就求我吧!」

容易,求求就好了?也不容我再多想,我求她:「求求你了,好姐姐!」

女主人比我大好,我後也常叫她好姐姐。

「就求我?」

「嗯?」那要怎求?她眼睛示意了一下,我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要你跪著求我。」她有些生地。

「……」我又又羞,怎可以啊?

「不意?那就走吧!」

「不!……我意。」我跪下,烈的屈辱感上心,而女主人充惑的大腿就在我面前,我仰起:「求求你,我和你做吧!」完在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但我不敢碰她的部,是仰著,因急,眼都快流出了。

女主人然有些怒,我竟然允就抱她腿。但她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呼吸始深,命令道:「再求!」

「求求你我和你做吧!……求求你……求求你了好姐姐!求求你……」

「好吧!好!掉我的子吧!」

「噢!」我下她的子,一下把埋她的部,她手抱著我的,享受著我嘴和舌的侍奉。接著她躺倒上床,腿分,我跪趴在她腿埋下服侍她的下身,自己一手抓著我的我全力侍奉,另一手下乳罩,揉捏自己的乳房。

很快她就非常了,我想爬上去,她是不,可我在想要,不由求她:「求求你我去吧!」

「不行!」

「求求你我去吧!」我在太想要了,忍不住就沿著她的腹部、乳房吻上去。

女主人更快了,但在我想要她身的候,生地把我推了:「竟敢不我的!」打了我一耳光。一下把我打懵了,仰躺看著坐起俯我的女主人,想起自己她的,在是不。

女主人似乎有些後悔打我耳光,俯下身,柔:「想要用下面那伺候我,就得完全服我,明白?」

我。

女主人床拿出一根棉白和一拴著皮的脖圈,命令我道:「趴著,把手放到背後。」我有些,但不敢抗,很快照做了。女主人光著屁股到我腰背上,把我手用力拉在背後。

我忍不住深吸了口,不由道:「好姐姐啊,你要什呀?」

「嘴!」打了我一下,我不敢了。她始用子我,先用子我上臂圈,同用力拉,使臂之的距到了最短,迫使我的胸脯只能高高挺起,接著把小臂放在一起,用子。法便而牢靠,又能勒起奴上臂和胸脯的肌肉,使充力量和望的身,完全在她的控制下任意享用。接著她我套上脖圈,把我起,我有些地望著她,在的我一自主能力都有,完全在她的仁慈之下。

她抓著脖圈勒我的脖子,注著我柔:「得怎,?」

「我……」我不知道什好,好像已不能再叫好姐姐了。

「叫我女主人!在起你就是我的奴了,用伺候我,足我性的男奴!」

「我……是的,女主人,我就是你的奴……用伺候你,足你性的男奴……」被她在身上捆起的候就有一完全被她有,完全於她的屈辱感,我真心意地喊著她女主人。

女主人躺下,著我的脖子我趴在她身上,我勃起的已著她的,但不敢插去,她我就撅著屁股,另一手中拿出根鞭抽打了一下我毫防的屁股,我「啊!」地叫了一。

「插,用你的性具服侍我吧,奴!」

「是,女主人!」

因手被,脖子又被她著,能做的就只有用力挺屁股,整人好像就只是一性工具,用服侍女人。女主人始呻吟起,抬看著我被她著的手臂和挺著的屁股,著皮鞭,在屁股每撅到最高皮鞭就正好落在屁股上,因在之中,也不知道控制重,完全肆意而,每挨一下我就忍不住「啊!」地叫一,也已分不清是快是痛苦。

「快,用力!」女主人皮鞭更重地抽下,命令著我,我更加用力地挺著屁股……

「啊……奴!」女主人到了高潮,一手更加用力地著我的脖子,另一手乾脆甩掉皮鞭,用手我的屁股我的深深地入她面。

「射精,奴!我命令你射精!」

「啊,女主人……是……你女主人。」我也到了高潮,在她的不可遏制地抽送起……

我地躺在女主人身,被女人捆著,脖子在手,在她皮鞭的指使下服侍她,最後在她的命令下射精。那一瞬我心中充了於她,被她有的感,即使在那以後也久久不能消退。

第二天早上醒,袋正埋在女主人柔的乳房之,我的心中充著她的:「女主人,我好喜服侍你啊!」

「真的?」女主人笑道。

「嗯!我就是用服侍你的性奴,我永做你的奴吧!」

「真的?你可不要後悔噢!」

我看著女主人莫的笑容,心又有些打鼓。昨天被她肆意鞭打的屁股在痛著,也不知道女主人以後用什方法虐待我,「我……」我又豫起,可是一想到昨天做女主人性奴的柔感,那皮鞭的抽打,其只是增加了我被她有和她有我的快感,甚至後在身上的鞭痕和疼痛也只是我更加想要她服她。

「我想我已不你了,女主人。只要你不你的奴走,奴就心意足了。」

(3)

那以後我就始做女主人的性奴了,始我不住在女主人家,女主人什候要我就叫我去。女主人平忙得很,以前曾有一次婚姻,但因方事性都太,她不肯放自己的事,人越越疏,後她丈夫喜上了其他女人,最後人分手了。

男人有可以玩女人,女人有也可以玩男人呀,女主人生之想。不我她有有根本就所,我她,最高的就是呆在她身了。

我做她的性奴之前女主人也有著其他奴:一白人一黑人。

有一次,女主人就把我三都叫去服侍她。我三男奴一起光衣服跪在她面前,性早已使我的下面高高起。女主人不著急,我三人分戴上脖圈,一手住三皮,我三人就被她著在地上爬。因皮不,三人的身不免碰撞,爬得很尬,女主人毫不管,只拉著皮,甚至加快速度,下梯地下室的候也不我站起。我手忙地努力想跟著女主人的步子爬下梯,本的跪爬然不行了,只能稍微掂起,但又使下半身更加向前挺起,而上身又在下梯,不由跌跌撞撞,三人一起滑下梯(幸好梯上著的地毯),又不敢碰到女主人,拚命用手支著。

女主人停下身,看著我三男奴尬窘迫的子,肉相互交著,本可能是想到地下室去把我捆好以後再鞭打的,皮鞭忍不住就了下,地打在三男奴被迫挺高著的後背、屁股和大腿上。

的皮鞭空,有同落在一男人的大腿、一男人的屁股、一男人的後背上,男人的叫此起彼伏。那黑奴的肌肉很,可能比耐打,「啊、啊」地叫著;白奴年好像稍大一,可能以前被的故,皮鞭每落到身上一下,就女主人一「Thankyoumistress」;我乞求女主人,在皮鞭下叫著「啊……了我吧,女主人……」,心其是想要得很,不怕痛也是真的,很矛盾。

偏偏女主人好像特喜鞭打我,我本躲在一,白奴在中,她就招呼得我更多,後乾脆命令我到中,乎每一鞭都著我,命令我不但不躲,要用力撅高屁股迎接她的皮鞭。

接著女主人就我一起用身服侍她,男人分跪趴在她用嘴服侍她的乳房,她手抓著他勃起的肉棒,分腿,我服侍她的下面,快得高叫起。最後我三人跪成三角形,上身量向後仰起,三高高著的著,在女主人的命令下同把精液射出……

最後我三一起抱著女主人,和女主人一起入。

慢慢地我就成了女主人常用的奴了,後有一天女主人找我的候,看我正和一女同走在一起,我上後然有些不高,我那是什人,我:「是普通同啊!」女主人不了,停了一:「我不喜看你跟她走在一起。」

「可是我什呀?」

「可我不喜!」

「那你也有其他男人的嘛!」

「我是主人,然可以有很多奴啦!」

「好吧。」我撅著嘴,不了。

了一女主人道:「我有其他奴,你不高了?」

「……一起服侍你可以,可是……」

「可是什?」

「我想,是感情上不喜吧。我……我你啊……」做著用足她性的性奴,我不大敢她字,可是我真的她啊。

女主人不了。了一道:「我也你的,。」

那晚女主人把我得地,我躺在床上,她走出室,我想她不知又想出了什花折磨我,她拿了把利的水果刀回,我有些地看著她把水果刀著我的胸膛著,我道:「你要是敢心,我就了你。」

「我怎心呢!我真心真意地你啊!」

「那你可要住了!」

「嗯,我永你的!我的生命就是於你的!我要是真心,你就把我起……用刀挖出我的……」被她堵住嘴:「傻瓜!我怎真的害你呢!」而又道:「哼,小奴,我才不在乎你呢,只有我不要你……唉,如果我哪天不要你了,你怎?」

「我……我就求你啊!」

「求我我也不答。」

「那我再求,我跪在你下抱著你的腿求你。」

「我是不答。」

「那……那我就心死的啊!」

「放心,我最的奴,我怎不要你呢!」

後女主人就我住在她家,原先那酒吧的工作了,除了在校就是回服侍女主人。我的收入主要是金,酒吧不做,只是少,不大,我也不急,一年士是好找工作的。

女主人常都很忙,有很晚才回家,我每天都做好整理好房,然後跪在口等她。她回後我就她衣服鞋吻她:「累了?好姐姐?」

「嗯,好好服侍我吧,奴。」

回後是柔地些,然後伺候她吃、洗澡,和她一起聊天、看、看、上、玩什的,的控器然是她拿著啦,不她也常我要看什,有什她很想看的目,就我看我想看的。

(4)

有候她我去一女王男奴的俱部玩。俱部放著淫糜的音,男人在上表演著,有的身全裸,有的穿著怪怪的衣服,身上拴著,著音跳舞唱歌,取台下的女人。女人的身旁放著皮鞭等各器具,可鞭打上的男人,有那套的套子,想要哪男人就自己用套子套,套住了就可以把他下,旁的房任意享用,或直接就他在大服侍。

我去的候看有女人抓著一男人正在抽射的,精液全射在一杯子,杯子已有大半杯精液,那男人後面有一著的男人在等著,等那男人射完精爬走後女人栓著後面那男人下身的,再男人射,最後集近一杯,全都喝了下去。而她下身被一男人舔著,流出的液全都被他吞了下去。

女主人不喜我被人鞭打玩弄,所以不我上去,把我在身。

有桌子比有趣,玻璃桌面下是光著身子的男人,上半身俯著,在桌面下,四腿就是四桌,旁一女人正姿幽雅地喝著啤酒。我的女主人走去,她招呼她坐下,又拖一凳子,仔一看,凳子也是由男人蜷身做成的。

女主人坐了上去,笑道:「回我也要你做我的桌子、凳子!」

看到些情形我早就起,把皮得地,急切地渴望著女主人把它放出,我的手已被女主人捆起,不然不定就要忍不把自己子掉了。女主人只我跪著,自自跟那女人著。

了一那女人提出交奴,女主人也了趣,我不意,我不肯,然那女人也很性感,可我只喜跟女主人的性,我:「我只喜做你的奴啊!」

「可我想要玩其他奴,要拿你跟人,不想要你了。」

「不嘛!你你不不要我的!」我一下急了。

「就一晚上……」被那女人打:「跟些男人嗦。」又示意了一下女主人用鞭子。

女主人拿起鞭子道:「答不答?」

「……」我想求她,立刻挨了一鞭,只好乖乖答了。

女主人把我交方,又方那男人,我男奴各自服侍著方的女主人,不我不看一眼女主人在不在。一,女主人著那男人要房去,我跟上去道:「不要走啊,女主人!」

女主人看著我,有些奈地笑了一下,把那男人送掉了,那女人道:「你男奴,怎的!」

女主人笑道:「法,回去再他吧!」拿著鞭子走打了我一下,我高地靠在她腿上。

那天本她是想品多其他男人的滋味的,後是甩掉我,只我跪在房看著她被三男人服侍,但她似乎也有一些心不在焉,一就走了。

回到家,本以她是被我一趣了,她一回家就下子,急切地命令道:「服侍我!」

我也急著跪下,抱她腿,把埋她柔的部服侍她。

一,我把自己子拉下,撅起的屁股,乞求道:「鞭打我吧,主人!」

是我第一次主乞求女主人鞭打,以前心然也喜女主人鞭打,不好意思主乞求。女主人看看奴上次身上的鞭痕好了,就再在奴身上加上鞭痕,奴永都在她望的有下。在我忍不住始求她了,每挨一下她的鞭打,我的心就一,我的心更深地於她。

一,她呻吟道:「抱我房,奴。」

我抱她了房,身上然有任何束,心完全是於她的奴,口中叫著女主人,把插她的身,感整人就是於她了。

「啊!奴!」她收我的,身把我在身下,狂地有著我……我抱在一起。

反正我得的不,即使久也什不好。做奴的什都不用管,只要主人就可以了。做主人的呢?其也什都不用管,管依著自己心意用奴足自己就了。性中相互有相互依的滋味,也只有主人和奴的才能人得到最深的品,只要方心方,感就是人世最美妙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