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镇魂小说网>玄幻奇幻>我勾引了辦公室的同事大姐> 我勾引了辦公室的同事大姐

我勾引了辦公室的同事大姐

真想不到,第一天上班就被分到科室。全科五人除了我之外全是女的。又都不得,真是聊。作完自我介我百聊地翻起一本。「不是有四人?怎只看到三?」我暗暗想。

偷偷看三新同事。年都不是很大。科姐好像有三十多吧?算是老大姐了。不人得算漂亮。一件合的工作。下身是很普通的那半截裙。肉色的,可以吧?呢?大有三十六左右吧?不。但鞋就差一些了,很保守的那半跟鞋,而且是整全包住的。左的李姐就要年些了,好像比我大不了多少,一身粉色的衣裙,皮不。哇也是粉色的。真是很性感。一玉足上登著一很盈的鞋好爽。後面的,看子年好像比我小。得得去,但少了一些女生的多了一些男人。一件大恤把什型都掩住了。下身是那很的半截。索幸皮得去,但有一黑。小腿的肌肉很。上竟然是一布的休鞋!真!事可做我把新同事察了一遍。忽然推了一美的少走了。

姐一就我:「。位是沈念茹,也是我科的同事。」然後又少:「沈,是新的小你一下。」我站起身「沈姐你好,我是程。沈姐微笑著了:你好。手握到一起。哇好滑好柔。打招呼沈姐走到她的分桌前坐下。她穿了一身淡色的衫,前面扣的那,把她的上身包裹得更有形。的胸挺拔而不其大。下身也是一淡色的短裙。有穿皮白得不得了。上是一窄地皮鞋,大只有三十六半左右。十翠玉般的盈趾鞋中伸出,指甲上了淡淡的粉色指甲油。噢!看得我些。姐回「小茹。你老公回?」「嗯,都去二多月了。昨天打今年要年底才能回」沈姐淡淡地,得出中有一哀怨。「唉,他也法呀,搞售都差不多,再年他到了年就好了,就不用常年在外跑了!」姐安慰道「也有法,只好如此!」沈姐淡淡地著手打。「哎?怎搞得,怎打不呀?」沈姐忽然。姐走去看看「好像是出了,哎呀,修室的小今天呀!」「那可怎呀?我份表下午要用呢?不作出怎?」沈姐很急的子。「咱白哪修呀?」道。「急死我了,我昨天都作得差不多了,再要重作怕不用呀?」沈姐的地。「我看看可以?」我著。「你?太好了,快看看是什?」我又一次重了,屏幕只出了入不了操作系。噢!是系有硬。入CMOS果然是的。我用手硬出再。一切OK了。

「呀!真看不出小有一手呢?」姐笑著「你,多有你了」沈姐笑著,「中午我你吃,表示感!」「呵呵,我今天和大家第一次面,怎能沈姐客呢?中午我大家吃,就一下,大家能光?」我笑著「好呀!我科又添了一能人而且是我的第一男人,然要祝一下了!」姐玩笑地。又了一周。些天於和同事熟了一些了。姐呢是心人,很爽直,也笑。李姐也很朗而且是很前的人,然了婚但和我一地玩。呢?真的是小女生而且比我小二,感就是清一些,不成熟。沈姐是那典型的妻良母性的女人,嫁了一跑售的老公,一人常年守空房把家弄得景景有。也不是很多。但一口先是有一股限的柔。呵呵起,最我心就是她了。然,我可有到敢然有所作的地步。又是末,我呆在家所事事。忽然手了。接通了竟是沈姐:「小吧?我是沈念茹!」「沈姐,我是小。有事?」我心一地激。「噢,你下午有?我家的出了毛病,想你看一看「噢?,我下午一去可以?」我一口答下。「嗯,好的,我家就在2幢4元,301室。

下午我在家等你,你!」很容易就找到了沈姐家。按,打了。哇!沈姐一身居家服出在我面前。一件意的低衫,下面是一件粉裙。赤著.穿著拖鞋。是的呢!好像洗。「了?」沈姐笑著把我屋。一坐下,先一杯冷。「今天真!」「噢!是挺的,沈姐,在哪?我先看看吧」「在房呢!我昨晚上忽然就了音,下後是有。也不知是怎回事,你先解解渴,不忙!」我喝了一大口冷「好了,先看看吧!」沈姐我到房,房很大,置得有氛的。那家的謦感我身是一吸引。打。音的都有了。「可能是卡的?」打箱。呵!好多灰。沈姐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什都不,也不敢箱,死了!」「事,把它打一下吧,不然影散!有小毛刷?」我把元件一都打了一遍。然後把卡拔了下。回手去拿刷子不小心把一光碰落了。我忙低下腰去,不想沈姐也去,哇,沈姐的趾就在我的眼前,那是何等美的十支玉指呀!理石般白滑的指彷骨一般伸展著,那指甲上有指甲油的痕,粉嫩的掌散著人的幽香。我真想伸手摸一摸。但理智是制了望。我一,我拿不到,就坐起,沈姐:「我我,你不用管」著腰伸手去。哇。更可怕的事情生了。她的低衫那低低的根本遮不住衣的一切,戴胸罩的乳房清晰地印入我的眼中。不行了。我感身在起化了。「沈姐,我用下洗手可以?」我得找地方躲下先。「噢,好的。跟我」沈姐起光著我向洗手走去「不好意思,我洗澡,想洗衣服挺的,你笑!」到她的莫明地了起。於了洗手,反上,我打水放出冷水洗。擦了一下,我意四下,浴盆真的有一盆水,一水是的「噢,她是洗澡呀怪身上有一幽香」忽然我的眼睛定在了浴盆旁的衣。只上面是一件粉色的恤,但在上露出一角白色。「是衣!」一把掀T恤,何止是衣,有一件白色的棉在下面。

我感全身的血都在「是沈姐的,而且是沈姐下的!」我把拿到手仔地欣。那是一件很保守的式。棉布的,翻看,天!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那的三角地竟然有一些粘滑的液「是沈姐的分泌物!」我只得好。我把到鼻子前,有一微腥,一淡淡地臊。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整埋到上,婪地舔吮著。稍有一的感,有一,好美,人的品!我的肉棒早都硬得不行了。我掏出他一手用力的搓著。(我不用沈姐的去包他,因那是我的美食。)我用舌上所有的西都舔乾,把所有的味道都吸收。噢!不行了。一股上的快感至我的神。我射了!射了好多。除了手上,有一些落到地上。我忙拿起一小心它擦。扔到桶水掉。然後又坐了一下,站起再用冷水好好洗了才走了出去。

「,你很?要不要我把空再大些?」沈姐切地我。「噢,不用不用,我只是口有渴了。」我掩著。「那我再你拿冷去!」沈姐起身,「不用,不用我不太喜喝汽水,再我洗把也就好了。」「汽水是不太好,吧。你先坐,我下去冰回吃吧!」「麻了,沈姐,」「不麻,正好我冰箱也有了,是要的。你在家吧,我上回」不管我的阻她起身下了。我平下情又我的工作。再次上我原是卡的接有。弄好之後,重新卡起。打音播放器。好了!我一笑。了,上。看是不是和卡有什突?我熟地接到互。手打了QQ想看看有有友在。沈姐的QQ竟是保留密的?直接就了出。呵呵不出所料,沈姐的友都是男的,就好像我的友都是女的一。忽然我有念,想知道沈姐都和友聊什?於是我打一「孤枕眠」的聊天。哇??!!竟然……原平端文的沈姐竟在上和男人聊的是……我最常玩的「性交」。太了!那一段段足可以勾火升的。真想像是出自沈姐之手。「,你在什?」一音差死我。沈姐已不知何站在我的後面。

「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沈姐……」我著。我猜我的得一定的。「,你能答我一件事?」沈姐的音也是那小力。「什?」「把件事告任何人,行?」沈姐的得比我可。我忽然有一被依的感。「沈姐,你放心,我不一字的。」我很坦地!「坐下,我好好聊聊好?」沈姐直是在求我。「我和老公婚都四年了,那是我小,不太懂男女的事,他在我婚第二年就出差到外地外去了。每年只能回那三五次。而且也都是十天。我有要孩子,可是著年增大,我的寂寞一天比一天多起,一人的感好孤的。但我不敢,我怕被人家笑。所以只好上,直到有一天在成人了友,他不要求我面只是在上。我得也什出格的,就一直和他在上玩……」沉默!沈姐的眼出一些晶的西。「沈姐,你。什的!真的什的!我也常在上玩,太平常了。只是我得沈姐你不是自己太苛刻了?你是正常的女人,必然有正常的生理需要,道了婚就一定要死守什?其肉上的背叛或者是另新不是什大事,人都是有好奇心的。道相的人不能方快反而方日痛苦是?我得精神上的背,的不道德要大於肉上的背。夫妻最重要的是感情的相融忠。」

沈姐抬看著我:「,想不到你竟然可以也有意的,然我不敢全同你,但我得你的是!」沈姐那羞助的眼神我有一想有感!我拉著沈姐的手「沈姐,我只是的事,你年就每天受寂寞之苦真的很不公平!「你,,真想不到你善解人意!」沈姐低著。「我不要求你什,我只是想替你解去孤,我不要你的感情。只想作你的朋友,可以?沈姐?」我地握著沈姐的手。「嗯,……」我看她反的意思,一把她到,嘴唇一下到她的嘴唇上。「嗯……」沈姐地推著,但她不出。一吻。我又嘴吻到她的上,吻她的睫毛,吻去她的珠。然後吻著她的耳朵,沈姐的呼吸得急了。我的手慢慢地伸到她的胸前。隔著衣服揉搓她的乳房。好柔啊。慢慢地我她把衣服下了「抱我到床上」沈姐低。我把她放到床上此的沈姐上半身已全部裸露在我的面前。那挺的乳峰白嫩得人眩目,小巧的粉色乳羞怯地陷在乳尖中。

「沈姐,你真美!」又是一吻。我的手地摸她的峰,那感我有一母的回。我著沈姐的向下吻著,白的脖子上留下我的唾液。我的嘴唇在沈姐的胸上吻著,沈姐微微上眼,任由我吻。她的好,呼吸好急促。我的手在乳尖上著,著乳圈。「好,…」沈姐著地沈姐的乳硬了起,好美妙!我用嘴唇地住一。「啊…」沈姐的反烈起。我地用嘴唇磨著那粒嫩的乳,它在我嘴越越硬。我索性把它吸到嘴,用舌舔著,吮著。

「啊………啊…………」沈姐呻吟著。手地著我的,好謦。我的一手握住沈姐另一乳房揉捏著。一手著沈姐的胸部向下摸著。只有一可的了。我隔著地揉著沈姐的小穴。下沉姐更了「噢…好……好…舒……服」我把嘴中的乳吐出,又另一吸入嘴吮著。而手把沈姐的褪下。柔地摸著她的小穴及那些柔的毛。「啊……啊…真……好好…」沈姐不住地呻吟著。我地她的身,她眼眼好奇地看著。我跪到床,抬起她的腿,寐以求的玉足就在我的眼前了!我低下吻著她,沈姐很奇怪,但的感她忍不住地咯咯笑起,我摸著她的玉足,好像活的小,她蹦著,我把一放到我的上有股淡的幽香沁入心底。我一玉趾含入嘴,好美的味道!我力地吸吮著。然後是另一,指我然也不放,仔地舔啜著。沈姐的音已由笑成了一呻吟了「啊……好奇…怪的感……好……好好舒服…很…啊…怎?…下面…好………好……」她的手忍不住自己伸到乳和小穴揉搓著。「沈姐,是不是常自慰呀?我不禁想到了洗水的那。

十指我都舔遍了,我的嘴又著沈姐的玉足向上吻去。於,我的嘴到了她的小穴。好美呀!一窄的粉肉。已淡淡地泛出水,柔的毛早被分到。一小肉粒已悄悄地勃起了。淫糜地唇彷期待似地微著。一女性特有的味道令我的肉棒又大多。我伸出舌在肉舔著,一股的味道是那的熟悉!

「啊……」沈姐地呼了口,我更加努力地舔著。「好…美好,向……向…再深………啊……」她情地呻吟著,一股股地淫水小穴溢出。我然不浪,全部收到嘴下。她的蒂更加大了好像一小桃,倔地挺立在唇上。我伸出舌尖它「啊……啊…啊不…不…行………沈姐的呻吟立刻激烈了多,身也不住地挺著。我舌整伸入她的唇,著,舔啜著。「啊…好…不……啊…棒……噢…」我猛地嘴整核含入嘴,粗糙的嘴唇磨擦著嫩的肉粒沈姐生了更大的刺激。

「啊…不……啊…行……快了……噢……」我用力地吮著著她的核,彷吸吮乳一般。「啊…不行了…噢噢噢……不…了…啊噢……」沈姐激烈地抖著身,忽然一股的液道深奔而出「噢……了…我…了……」我用嘴地住她的唇,精全部吞入嘴下。沈姐喘息著。「好?」我俯到她的耳。「嗯…用你的…好?」她低低音一羞。我呼著她的耳朵故意逗她:「什?要什?」手在她的唇上磨著。「噢………你的肉…棒……快,又…要」回我再也不能忍了。握住我早已硬得生疼的肉棒直奔她的唇。由於才她已一次高潮所以小穴滑比,但很奇怪她的小穴竟然十分地,我一肉棒塞入,一半她就不行了「噢…慢……太大了…………噢…」我於是俯下身舔弄她的乳,一手沾上一些她的液在她的屁眼外著,一刺激果然她更加「噢………在那…噢…啊…怪怪……再了…」我的肉棒一就不,但那箍的感真是妙了。我又沾了淫水著一手指探入她的屁眼「噢…不要…不…」她激地扭著。我回地抽著手指,她的屁眼好,但由於有了滑於一手指可以伸入了。

「啊……天……不…啊…噢噢…噢…」她忘情地呻吟著。我腰一挺肉棒整入她的小穴中了。滑柔嫩的穴肉我的肉棒包裹著那感真不是墨可以形容的。我的手指又始抽「啊…太美……啊…噢…啊……」我抽出手指始挺腰部「啊…啊……些…」沈姐呻吟著。有了充分的滑然不太力。我自由地抽著。

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搓著「噢…好…好……好……」她的呻吟已明有享受的感。由於才在洗手已射出一次,所以我的耐力相好。抽了一感沈姐已在向高潮了「噢…好美…噢…不…又要…了」我不想快束,就放慢速度然後肉棒抽出,沈姐很奇怪地看著我。我地:我著後面怎?」沈姐的得不行「我…呀,行?」我把沈姐翻身她跪到床上她那美妙的唇此刻已正著我的肉棒了,我用手指片唇分,然後肉棒又送入「啊……太…啊…啊…」沈姐的呻吟又提高了一度。我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小穴中,好美啊,真爽了!我抽著肉棒手下面握她的乳,用力,用力。沈姐的反更大了「的…啊……你真好…好……用力呀…美死姐……姐了…啊…想不到…美……噢…噢……」「姐…好不好啊?弟弟好不好?啊…」我故意她。「好…你是我弟…太好了…弟弟的肉棒……噢…姐要了……啊…噢…姐……用力……啊」也是在上沈姐常聊些吧?她的叫床真的很棒!

「啊……不行了……姐要了…啊…不行了……」我也法忍受刺激了,猛干下,一股精液激射而出「我也射了…」「我了,啊……不行…了……噢…」沈姐被我的精液一淋再也挺不住了暖的精也再一次出到我的上,爽死了!!我一起趴到床上,抱著。我地:「沈姐,你好?」沈姐低低地音:「你,我好了,好久有了,真是太你!」我又一次想挑沈姐:「姐,你精液?」「有,我不老公在我嘴射精。你想我吃你的?」沈姐。「噢,其精液很的,可以,不你不意不要勉!」「事,我可以第一次!」想不到沈姐我好。我於是起身坐起,已垂的肉棒送到沈姐的面前。沈姐稍稍豫了一下是它含到了嘴,其射出哪有精液呀,不是粘上一些我人的精了。沈姐用她柔的嘴我一一清理乾,哇感真是太美了,我也俯下身嘴到她的小穴上她清理,然有一些我的精液但我也毫不在意溢出的西全部吃下。我感肉棒又在硬了。

沈姐吐出我的肉棒:「好了,了,不然又想要了,你太年太累了身不好,我以後有的。」然一柔的妻子。於是我又回了她一吻。「去洗澡吧!今天就到吧?」她柔柔地。我也真的累了,就起身走向洗手。以後,我的身生涯中就多了一位夥伴,然我很尊敬沈姐,不勉她,每次都是她我。我信守著我的承「只作夥伴,不涉感情」她和她的老公仍就著牛郎女的生活但她感情一直不而她等待地就是二年後她老公可以不用外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