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镇魂小说网>历史军事>痛吗不痛就继续热爱 > 番外:东皇钟世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番外:东皇钟世界

东皇钟内。

赤焰如火,温度甚至高达上百万摄氏度,在这样的环境下,任何生命似乎都不能存活下来。

可在这个火与裂变的世界中,却存在着这样的两个人。

一人头发灰白,身上七彩光芒流连,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对面那人。

那人身材修长,身着一袭儒雅长衫,一脸不解的望着眼前的人。

两人根本不惧周身的火焰以及极高的温度,仿佛这里的一切都与他们毫不相干。

角度转移。

我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厉无道,冷声道:“现在能够告诉我真相了吧?”

厉无道有些不能理解的望着我道:“我很奇怪,追根究底还有意义吗?”

我点了点头道:“当然,起码我得在死后做个明白鬼。”

厉无道恍悟的笑了笑道:“你敢追进这东皇钟内,也算他并没有选错人,你想知道什么?”

我直言道:“你要灭天,真的只是为了成就自己?”

厉无道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摇头道:“一个人的眼界有多高,就注定了他的格局有多大,众世界或许在你的眼中确实很大,不过相较于欲界六天而言它又很小,我之前有幸了解过,方知欲界六天中的每一个人的体内都蕴含着一个众世界,可惜欲界六天中的一切都已经饱和。所以,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点了点头道:“水往地处流,人往高处走,这本无可厚非,可有些事情我非常不能理解,希望你能够给予我解答。”

厉无道微微一笑道:“但说无妨。”

我直言道:“当初你说要单枪匹马的前往京城营救紫戬,我让小臣儿紧随其后保护你,而后她却意外出事,是否与你有关?”

厉无道看了我一眼道:“她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怀疑,我不得不那么做。”

他们?

厉无道轻笑了声道:“圣光,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此前天门的所有活动,其实背后都有圣光的影子,因为大家都清楚,这是明面儿上的一盘棋,输赢无所谓,但不能影响底下的那盘棋。”

我皱了皱眉,接着问道:“你是否一边帮我天门达成目标一边勾结李家?”

勾结?

厉无道不屑的哼了声道:“你得庆幸你有一个可以为你付出一切的父亲以及为你打算了一辈子的爷爷,否则以你的智商根本活不到今天,你看这是谁?”

说话间他右手一抬,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望着火焰中的那人,我顿时间明白了他那番话的意思,自嘲的摇了摇头道:“他是你的化身之一。”

厉无道点了点头道:“不仅仅只是他,或许。”

他再次抬手右手,两道身影出现在面无表情的‘血皇’身旁。

一位是圣战之主黑与白,另一人则是阴间之主纳兰尊。

这一刻,我终于相信关于化身的话了,因为这两人已经死过两次了,第一次是死在冥神手里,第二次则是死在我的手里,可他们现在却仍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化身!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两位大人物之间的博弈,这盘棋甚至从几千年前就开始落子了,一路推演至近几十年,这盘棋才至收官。

无知。

并非是我们这些沦为棋子的人过于蠢笨,而是当局者迷罢了。

眼前的这个人为了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的展开,不惜在几千年就就让化身之一的纳兰尊经历十世活阴差,从而理所当然的入驻阴间,又用化身之一的黑与白在西北立教,甚至与我父亲不打不相识,从而顺理成章的出现在我的身边,再用化身之一的血皇潜伏在G系大千世界,伺机以姹紫嫣红的宗主身份秘密进入A01世界,充当桌面上那盘棋的罪恶之手,我不敢想象我的世界里究竟还有那些人是真实的,那些人根本就是他的化身。

或许这就是身处于漩涡中心处的悲哀吧。

厉无道见我若有所思,轻轻挥了挥手,三人匍匐在地,随后与其融为了一体。

我回过神来,钦佩的朝他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如此说来,卓不凡、叶洛河这些人出事也跟你有关?”

厉无道轻笑着道:“你让卓不凡、叶洛河还有那个C01世界的那个胖子调查我,真以为我不知道?虽然我自负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是无懈可击的,但只要是危机,我都会提前将其扼杀在摇篮里。”

说话间他伸手摸了摸手上的指环,继而一颗肥硕的头颅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肥爷!

他看到我已经看清楚后,轻轻的撤掉头颅周围的护体,头颅瞬间被高温所汽化。

dS酷匠V》网a正D版k首发%V0T

我冷笑了声道:“可惜你终是让叶洛河逃了!”

逃了?

厉无道不屑一顾的道:“他那拔剑式确实有些玄妙,可惜他这个人资质平平,那一剑不过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罢了,圣光那些人救走的不过就是我的一具化身罢了,目的就是靠近你父亲,从而在今天拖住他,让他来不了,而我唯一失算的是他的修为,此前我一直以为他不过十方圆满,事实上我却错了,他早已经出圣入尊了。否则十个他也不可能重伤冥神的。”

我本想接着问他的,可他却不耐烦的朝我道:“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让我瞧瞧王屠圣倾其所有而醍醐灌顶的力量究竟有多强!”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抬手从乾坤袋中取出了长生甲,硬生生的镶嵌在皮肉里,继而取下乾坤袋,远远的朝他丢了过去:“还给你!”

厉无道不屑一顾的挥了一下衣袖将乾坤袋甩入火海中,深以为然的道:“据说人屠所悟众生屠中有四屠,可即便是他也从未真正施展过第四屠,不知道当下破尊入宙的你,能否施展出来?”

我冷哼了声道:“你不妨试试!”

说完,我缓缓的抬起右手,蓄力之际,体内无数世界在裂变,在毁灭,在新生!

屠的力量并不仅仅在于世界的毁灭,世界的裂变,还有世界的新生!

随着那声响彻天地的屠字落下,我勇往无前的朝厉无道迎面扑了过去!

当一柄通体彩色的长剑贯穿我身上所穿的那件神王遗留的神甲之际,我狠狠的抱住了厉无道的肩膀,随着一柄黑色匕首插入了他左背处时,东皇钟内所有的能量在那一刻消失!

东皇钟内的火也随之消弭,我瞪大着眼睛望着头顶之上的昏暗天空,世界随着最后一点火光而消失。

直到一朵赤黑色的火光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同样躺在我身侧的厉无道侧身望着我,眼神中充斥着不可思议,他使出最后一点气力朝我询问道:“这刀你从哪儿来?”

我艰难的抬起左手,抖了抖袖口。

这位曾经执掌整个众世界的宙级第一强者,不甘的化为一滩灰烬。

我痴笑的声音顿时在整个东皇钟世界里回荡,可不知道这件神器会飘至何处,可我却清楚自己永远都回不去了!

别了,我深爱的那些人们。

看到这里,估计有很多朋友郁闷,终章结尾处出来的那个与徐凤凰相拥的是谁,在此再次引用大话西游中,孙悟空望着酷似至尊宝与紫霞仙子拥吻的那一幕,他转身时,酷似至尊宝的男子对酷似紫霞仙子的女子回应道:“你看他像不像一条狗?”

王殇天生拥有复制神识,曾经他爸爸问他能不能复制一个活人?

年幼的王殇摇了摇头回答他说没试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