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66章

无风无月,是个夜行人活动的好天气。

“真是轻松愉快啊!”司徒夜跳上一处民房的屋顶,掂了掂手里的战利品。奇南香玉雕刻的玉观音像,少说也能卖个几万两银子吧!这次真是发了,还中原第一镖局呢,被本少爷光顾了还不知道!

感叹着,他一把拉下蒙面的黑布塞进怀里,露出底下一张平凡无奇的中年人脸孔来。

突然间,他心中一动,猛地停了下来。

抬头,只见隔着一条小巷,对面的民房顶上站着个一身黑衣的年轻男子,眉目如画,在夜色下宛如妖魔一般魅惑。司徒夜并没有发觉这他是从哪里来的,仿佛从一开始就已经站在那里似的。

司徒夜一惊,慢慢地把玉观音收入囊中,干笑了两声,移动脚步,就想开溜。

他不过就跟木清尘学了几年轻功而已,虽然与人动手时不行,不过加上那一身毒药,跑路的功夫还是很不错的!

“司徒夜。”屋顶上的梅君寒一挑眉,唇边泛起笑意。

“哈哈,晚上好啊,阁下是不是认错人了?”司徒夜眨眨眼睛,笑嘻嘻地看着他。

“少废话,就算你把自己化装成老太婆,也遮掩不掉青莲一脉的轻功路数。”梅君寒没好气道。

“切!”司徒夜不甘心地撇撇嘴,悻悻然道,“皇贵君大人真是好闲心,半夜里出来抓贼呢?”

“总比你半夜里出来做贼好。”梅君寒轻轻一笑。

“好啦好啦,我跟你回去就是。”司徒夜认命似的耸耸肩,向他走过去。几步之后,突然身形一转,从另一边跳下去,迅速借着建筑的掩护逃走。

梅君寒抚着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也不追,径直跃过几处屋脊,落到一条小巷巷口。

心中默数着三二一,果然,下一刻,司徒夜就从拐角处冲出来,收势不及,一下子撞进他怀里。

司徒夜吓了一跳,直觉地想跑,就在这一瞬间,梅君寒突然出手,一把扣住了他的脉门。

“还想跑到哪儿去?”梅君寒微笑道。

“君寒”司徒夜讨好地道,“我不想回去嘛……”

“不行。”梅君寒一句废话没有,直接给堵回去。

“你!”司徒夜气结,半晌才怒吼道,“你不也有事没事往宫外跑,高兴了十天半个月都不回来?凭什么管我啊?”

“就凭我是梅君寒。”梅君寒不咸不淡地道。

“呃……”司徒夜痛苦地低吟了一声。

真是……好理由啊!

玄冥宫的宫主,大陆第一高手……

“好了,死心了的话,乖乖跟我走。”梅君寒说着,放开了他,似乎根本不怕他逃跑。

“切!”司徒夜撇撇嘴,不情不愿地跟在后面。

“好了,不想明天被人发现女皇的贵君居然因为半夜做贼而被抓去吃牢饭的话就赶快走!”梅君寒笑笑,指了指不远处已被他刚才那一声大吼惊动的威远镖局。

“该死!梅君寒你这个扫把星!”司徒夜恨恨地一跺脚,跟着他飞掠而去。

他本就天资聪颖,又得木清尘调教,尽管只有短短几年,好在他只修一门轻功,倒是极有成就。而梅君寒只是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穿房越脊而去,只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淡淡的残影。

熟练地避过宫中的侍卫回到斜阳殿,从窗口翻进司徒夜的房间,梅君寒一指桌上的水盆,吩咐道:“把你脸上的东西洗掉!”

司徒夜耸了耸肩,听话地从怀里取出一支药瓶,滴了几滴药水到盆里,然后小心地拭去脸上的易容药物。

旁边递过来一方洁白的面巾,司徒夜想都没想就一手抓起胡乱往脸上一抹。

“噗”梅君寒忍不住一阵轻笑。

露出真容的司徒夜依旧一脸愤然,额边的头发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珠,还有几绺贴在了脸上,简直像是一只落水的小狗!

司徒夜却是一愣,拿着面巾的手也僵住了。几乎没见过梅君寒在他面前如此轻松自在地笑,想不到这家伙冷冰冰的一脸臭屁的样子,笑起来还真好看。

“我回玄冥宫一趟,大概十天后才会回来。”梅君寒的笑容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恢复了惯有的冷漠。

“你你你、你这个……”司徒夜指着他说不出话来,把他抓回来,然后大模大样地告诉他自己可以出去逍遥,冷傲的梅君寒究竟是跟谁学的那么腹黑?

难不成皇长子那个精灵古怪的个性根本不是什么变异,而是……本来就是他老爹的隐藏性格?

“别想偷溜,我会吩咐人看着的。”梅君寒最后丢下一句话,重新翻窗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司徒夜气得差点儿把手里的面巾绞烂了。

愤愤地换过衣服,收拾好自己,回到寝殿,却不禁愣住了。

只见苏海陵半靠在床上,肩上只搭了一件外衣,被子盖到腿上,在灯下静静地读着一本书。

“海陵?你怎么来了。”司徒夜很快就回过神来,纵身一跃,扑到了苏海陵身上。

“好不容易抽出空来看我的美人,结果美人却给我偷跑了,嗯?”苏海陵丢开书,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轻轻地抚着他犹带水汽的发丝,嘴唇几乎是贴在他耳边说的话。

司徒夜只觉得耳朵痒痒待得,忍不住抖了抖,脑袋讨好地在她胸前蹭蹭:“海陵,我太无聊了嘛。”

“无聊?宫里那么多下人供你捉弄还不够?”苏海陵好笑地敲敲他的脑袋。

“谁让他们看到我就跑,我又不会吃人!”司徒夜不满地撇撇嘴,继续蹭。

“你啊,怎么越来越跟雪雪同化了。”苏海陵一把抓着他的衣服后领将他拎起来。

“谁和你养的那只臭狐狸同化!”司徒夜气呼呼地瞪她。

“你。”苏海陵一针见血地指出事实。

司徒夜张了张嘴,一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

“若是不让君寒抓你回来,你就打算今晚让我独守空床了?”苏海陵继续道。

“我、我不是不知道么。”司徒夜自知理亏,但还是小声辩解。

“很好,但现在就让你好好知道知道!”苏海陵重重地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

“哎呀,别咬我耳朵!到底谁才是动物啊。”司徒夜捂着耳朵一声惊叫,整个人差点儿蹦起来。

“我是要好好教训你这只狐狸!”苏海陵低笑着,一面拉了纱帐,将人压倒,开始品尝自己的夜宵。

“你们!一个个都欺负我!”司徒夜气急。

“你要是能欺负回来,我是不会介意的。”苏海陵的声音渐低,随即,帐中隐约传出暧昧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当司徒夜醒过来的时候,苏海陵早已不见了踪影。

“混蛋!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司徒夜一面咒骂着,一面扶着酸软的腰下床更衣。

开门出去,只见火辣辣的阳光直射在院子里,强烈的光线照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竟然已经是正午,早朝都结束很久了,难怪不见人了!司徒夜更加咬牙切齿,纵欲过度的色狼!

“贵君醒了?”紫馨笑吟吟地走过来,如今的他已不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的少年,早已长成了后宫的大总管,举止言行,尽显气势。

“你怎么在这儿?”司徒夜奇道。这家伙不是从来不离苏海陵左右的么?

“陛下吩咐,若是贵君醒了,就请您到紫宸宫一起用午膳。”紫馨答道。

“知道了。”司徒夜点点头,跟着他穿过院落,反正斜阳殿和紫宸宫不远,几步便道。

“夜叔叔!”还没进门,里面已经闪出一条小小的身影,一下子扑进他怀里。

“参见大皇子。”紫馨行了一礼。

“墨墨,你越来越重了!”司徒夜呲牙咧嘴地抱住勾着他脖子的小家伙。

“父君又不要我了,我要搬过去跟夜叔叔住!”一听就是假哭。

“苏墨……”司徒夜一头黑线地把人拎下来。

老爹欺负他,儿子也欺负他,他是不是前世欠了梅君寒的?当年……当年若不是他,这小子能不能顺利出生都是个问题呢!

“好了,墨墨不是喜欢你嘛。”苏海陵出现在门口,笑吟吟地将这一大一小拎进去。

“夜叔叔午安。”桌子前,七岁的小太女苏晴从木清尘身边站起来请安,举手投足间,已隐隐显出皇族的威严。

司徒夜不禁摇头叹气,不愧是木清尘的女儿,跟苏墨这个野小子到底大不一样!可惜……这苏墨出生就带着强大的内力,虽然因为年纪关系还无法完全融合,但武学天才的能力早已显现,宫里又有两个天下无双的名师在,一般的二流高手多来几个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晴儿。”苏墨笑眯眯地蹭到妹妹身边。

苏晴脸上小大人的神色顿时软化,两个孩子跑到一边自己说话去了。

司徒夜不禁暗自翻了个白眼,这太女什么都好,就是……太兄控了……

苏海陵望着身边的爱人和孩子,虽然梅君寒和昊月不在有些遗憾,可是……他们是家人,还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