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镇魂小说网>言情女生>三国之杨氏天下> 第四十二章 杨府密谈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十二章 杨府密谈

经过孙泰的治疗,黄叙的病情已经开始好转,估计再养两三个月就完全康复了,黄忠一家人也把心放了下来,就住在文候府里,悉心的照料黄叙。

这一天,杨岳悠闲的在后花园里陪黄蓉母子闲话呢,有家丁前来通报说杨赐叫他到杨府去,说有事要找他谈谈。杨岳听说杨赐要找他,丝毫不敢怠慢,整理了一下衣着就前往杨府去了。说道杨府整个洛阳城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杨赐的府邸,其余杨姓人家的府邸都用的其他的名,比如杨岳的府邸就只能用自己的爵位文候来命名为文候府,这也让杨威吐槽了大半天,但也没办法,杨赐的名望太高了,他不代表杨氏,还有谁能代表杨氏。

“岳儿拜见伯父!”

在来的路上,杨岳就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见到杨赐一改之前和蔼可亲的模样,变得严肃起来,杨岳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起来吧…”

自从那次见了杨安之后,杨赐就越发的显得苍老了起来,本来还很严肃的他突然显得有些无奈。杨赐挥挥手,摒退了伺候的仆人,深深的看了杨岳一会儿,杨赐突然问了杨岳一个意想不到的话:“岳儿,你知道我杨家世代研习的是何经典吗?”

杨岳被杨赐盯得心里发毛,听到杨赐问了这么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也不知他是何意,只得恭敬的答到:“我杨家世代研习的是《欧阳尚书》。”

“自你曾祖杨震以来,你祖父杨秉皆身居太尉,皆以忠直闻名于世,老夫出仕以来不敢有丝毫懈怠,秉公持正尽职尽责,也没辱没先人。我杨家世代以经学传家,不似袁氏一门热衷于仕途,门生故吏遍天下。如今国事艰难,人心思变,世家门阀都在暗中蓄积力量,大量兼并土地,蓄养私兵,地方官吏或危害一方,荼毒百姓或者割据一方,不听朝廷政令,更有甚者联合外族起兵造反,我大汉如今已经到了风雨飘摇之际,忠于我大汉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就连四世三公的袁氏一门也……哎!”

杨赐说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苍老的杨赐变得更加的憔悴了……

“伯父一心为国操劳,岳儿甚是敬佩!”

杨岳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是大厦将倾,非一绳可为啊!”

“老夫虽然年迈,却也还没有昏聩,何尝不知道这大汉已经病入膏肓,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了!但我杨氏世受皇恩,老夫岂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大汉走向灭亡!”

杨赐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老夫知你在大量的囤积粮草钱财,又在积极的招揽人才。现在又获得了极大的声望,想必你也是在蓄积力量以待时变了吧!”

原来自己这便宜伯父是在怀疑自己有不臣之心啊!杨岳暗叹一口气,来自后世的自己对这大汉朝廷本就没有什么认同感,又何谈忠于这病入膏肓的朝廷呢?自己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能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活下去罢了,如果要说野心,那么也只是多储存些粮食,在大乱来临之际,可以尽可能多的救助那些受害的无辜百姓罢了。

“诚如伯父所言,岳儿是在蓄积力量以待时变,但岳儿只是想要在即将到来乱世中活下去罢了,真要说岳儿要有什么野心的话,那就是岳儿想要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中,尽自己的一分力量,让更多无家可归的无辜百姓可以活下去罢了,伯父,岳儿这杨做难道也有错吗?”

杨岳非常无奈,杨赐是死忠于大汉朝廷的,当他知道自己十分看重的后辈和他走的不是一条路,实在是很残忍的一件事。

“你说乱世即将到来?这朝廷虽然多灾多难,但远没有到分崩离析的时候吧!”

杨赐不是穿越者,他不知道只有两年,黄巾起义就要发生了。作为一个杰出的政治家,他知道这大汉在这样腐朽下去的话,离灭亡也不远了,但他却不知道,黄巾起义的爆发,使得天下大乱,大大的加速了大汉灭亡的进程。

“伯父可知张角此人?”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杨赐身处要职,时刻关心国事,劳心劳力,朝廷正值多事之秋,杨赐关心则乱,张角这种失意的士子搞得那些旁门左道,也没有引起的他这种身份的人过多的关注。只要他跳出自己的位置,回头看一看这天下,以他那敏锐的政治嗅觉,很容易就看出问题的所在。

“张角,你是说那个用旁门左道来扇动诱惑百姓入他太平教的张角?”

果然听到杨岳提起张角,抬手示意杨岳不要说话,杨赐就进入了沉思之中…

半响之后,杨赐悠悠说道:“张角利用旁门左道来扇动诱惑百姓,天下人纷纷扶老携幼前往归附。今逢大赦也不思悔悟,反而变本加厉,可见此人所图不小!”

“如今百姓家无余粮,流离失所者甚多,若是遇到大旱之年,百姓颗粒无收,何以为生,百姓若是活不下去了,免不了要铤而走险,那时只要有人振臂一呼,必然应者云集!伯父,到时候受苦受难的仍然是百姓啊!侄儿趁这天下还算太平之时,囤积钱粮,岳的就是能够有能力更可能多的去救助那些受苦受难的百姓啊,皆非是有什么非分之想啊,岳儿要是有异志,何不趁现在,捐一个太守的官职,远离京师重地,到一个朝廷鞭长莫及的地方去发展自己的力量,等到天下大乱时,在出来争取自己的利益岂不更好!如何在这京师之地里做一个有名无实的教书先生!”

杨岳见杨赐意识到张角的危险之后,及时的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岳儿也想找一个偏远的郡县,好好的经营一番,只为在天下大乱的时候,给我大汉留下一块净土,让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人有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只是伯父和父亲年事已高,岳儿不愿父亲随岳儿奔波劳累,也不想离伯父太远,故而只能留在这大汉的腹地,尽可能多的积累钱粮,以应对即将来临的大乱。”

杨岳接着说道:“岳儿自小随恩师在山上学艺,恩师常对岳儿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是哪一姓哪一族的天下,如果有人让天下活不下去了,那天下人推翻他也是理所当然的。岳儿深以为然,别人都不让你活下去了,你要做的不是随了他愿,一声不吭的等死,而是奋起反抗,把要致你于死地的人给干掉,个这世界上,没有谁有权力去剥夺他人生存的权力!”

“你!”

杨赐气得吹胡子瞪眼,举起手来就想给杨岳一把掌,杨岳闭着眼睛等了半响也没有巴掌拍下来,睁眼一看,只见杨岳满脸的失望,他或许怎么也想不到,他最欣赏的后辈既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出来。

杨岳知道他们两人谁也没有错,古人讲究的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忠君思想,而杨岳心里装的却是自由平等的现代思想,这是时代的差异,没有对错之分。

杨岳恭恭敬敬的给杨赐磕了几个响头,带着失落的情绪回了文候府。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